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188章 筹备婚礼

    俞和光飞腿踢向秦振西,却被他躺地一滚躲过了。秦振西不敢停留,爬起来夺路而逃。

    “秦振西!抓坏蛋秦振西——”俞和光大喊着在后面追赶,但终究晚了几步,秦振西从招待所的铁栅门出去拐进了小胡同。

    招待所周边的胡同又多又乱,秦振西又是练武出身,很快就逃得没影了,俞和光担心颖颖,只得返回。

    颖颖的房门紧锁着,俞和光紧张地心脏乱跳:“颖颖,我是和光,你在吗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颖颖才松了口气,急忙从空间钻出来,拉开房门:“和光——”

    灯光下看不真切,颖颖的衣服上血迹斑斑,俞和光大惊失色:“你哪里受伤了?”嘴上说着,拦腰抱起颖颖:“我带你看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我好着呢,快放下,真好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身上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番茄汁!”

    俞和光这才意识到,颖颖身上果然有浓浓的番茄味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回家了吗?怎么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放心!”秦振西的恶名,在京城的高干子弟圈子里,无人不晓,他看上的女孩,几乎没人能逃脱魔爪,俞和光回到家里,越想越不放心,便跑步过来了。

    颖颖后悔自己太执拗,不该闹着要住招待所: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“颖颖,是我思虑不周,等天亮了,我就和爸爸妈妈商量咱们的婚事,刚好舅舅也在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吧!”颖颖当时虽然并不惧怕,但事后想着,她刚才实在太危险了,若是秦振西耐心再大些,抓住了她,没法躲进空间,她今天可真危险了。

    没过多会儿,警察来了,招待所保卫科的人陪同查看了现场,然后,在招待所的办公室做笔录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你用钥匙开门,对方已经在里面了?”民警问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招待所保卫科的人立刻就急眼了:“这怎么可能?我们有巡逻、有门卫……”

    俞和光反问:“我是怎么进的招待所?插翅膀飞来的?你到门口去看,可有我的登记?你们的大门根本就没关,留着一人宽的缝隙,门卫不知哪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保卫科的人羞恼地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民警继续问:“房门是开着的吗?”

    颖颖摇头:“锁着呢,没有异样,而且,我房门口的路灯也灭了,我以为是灯泡坏了,并没有在意。”

    保卫科的人叫来服务员,服务员推说她上厕所,可能有人去办公室,拿走钥匙,至于真相,自然还有待调查。

    警察最后问俞和光:“你怎么知道他叫秦振西?”

    “我认识他啊,绝不会错,秦振西的右手手背上,有刺青,我看得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有刺青的人多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他十分狼狈,脸上还有一片黑,但我还是一眼就能出来。警察同志,请你们连夜抓捕,不然,等到天亮,他重新理发,可就难找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做完笔录,天色已经蒙蒙亮了,俞和光和颖颖锁了房门,带她回家和父母商谈婚礼事宜。

    没想到俞妈妈也有趁弟弟在,把儿子婚礼办了的意思,俞和光安排颖颖在家休息,他立刻去邮电局拍电报,让郭家的主要亲戚来京城参加婚礼。

    过了两天,俞和光得知秦振西去了新西兰,非常气愤,为了不影响大家的心情,他谁也没说,但这个仇恨,他却没有忘记,接下来的一年里,他通过自己的渠道,不断向上级反应秦振西的问题。

    秦振西在新西兰无所事事,又不会英语,实在待不住,几个月后就返回了京城,虽然他姑姑一再告诫,说是中央有整顿社会治安的意思,随时会动手,但他并不在意,甚至带了两个小弟,抢了一个年轻姑娘到他家,将人糟蹋了,他罪恶累累,公安局是挂上号的,以前有他姑姑庇护,多次侥幸逃过惩罚,这回,却撞上到了“严打”的枪口上。

    警察很快审清楚秦振西的问题,没等他姑姑听到消息,就把他拉出去毙了。

    俞和光听到消息,这才长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是后话。

    再说电报到了郭镇,郭连弟和冯桂枝很是高兴,商量着都带谁去参加婚礼。

    郭连弟没有亲姐妹兄弟,便邀请了郭旭和郭九江,没想到郭老四吃味了,他虽然没能力,但对郭连弟可是真心真意的好,郭连弟听郭九江转告消息,非常内疚,专程给郭老四道歉,邀请他们夫妇一同前往,郭四嫂没读什么书,很怕出门,最后只有郭老四跟着来了。

    冯桂枝是有亲弟弟的,夫妻俩一起去请他们,冯刚夫妻高兴异常,这两年跟着姐夫发财不说,还能去北京玩儿,自从说颖颖找了个北京女婿,他俩就开始期盼了。

    颖颖到火车站接人,看到一大堆熟面孔,很是欣喜,北京太大了,即便有俞和光陪在身边,她依然有一种孤立无援的感觉,看到爸爸、妈妈、弟弟、郭九江、郭旭,舅舅、舅妈、表弟、表妹,她从来没觉得他们这么亲切。

    俞和光的舅舅要姐姐把婚礼现场选到友谊宾馆,这可是北京少数几个允许住外宾的酒店,若是喜欢攀比,这排场可是大了去了。

    但俞爸爸没有答应,他耐心说服了小舅子,找到离家比较近的一个单位食堂,请了几个手艺不错的大厨,食堂粉刷得干干净净,然后,挂上五颜六色的彩纸拉花,搭上台子,台子旁边,摆了几棵冬青树,食堂有现成的桌椅,盖上从饭店借来的桌布,看着也很漂亮。

    结婚前一天,俞家两个老人,把郭家人带到婚礼现场:“亲家公,你们觉得行不行?”

    郭连弟是个随和的人,他点点头:“好着呢!”

    俞爸爸抱歉地一笑:“有些简陋了,可我们国家还没那么富裕,咱不能给百姓带坏头儿。

    “我理解,就是有你这样的官儿,老百姓的日子才越过越好!”

    俞爸爸紧紧握了一下郭连弟的手:“难得亲家也是一片丹心,能够理解我,真好啊!”

    郭连弟不善言辞,还有些害羞,握了握手,没有说话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