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186章 说的就是你

    荣华见妈妈如此可爱,悄悄对她扮了个鬼脸,尚夫人心情好了些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舅舅招手让俞和光过去,他要介绍那几个港商给外甥认识,尚夫人这才觉得自己有些操之过急,俞和光和郭颖颖很懂事很会来事。

    “难怪你爹地对两个表哥赞不绝口,是妈妈着相了。”她悄悄和女儿嘀咕。

    “表哥刚才也是这么说,素不相识,港人有看不起内地人,贸然过去,不如把握时机。”

    舅舅和几个商人有意回大陆发展,所以,舅舅才邀请了好几个昔日的同学,就是颖颖看到的几个穿中山装的,他们有人在高校工作,还有一个在政府机关,俞和光加入进去,和他们一起,向几个港商解释内地的政策和今后发展方向。

    港商对内地低廉的人工和地价,垂涎不已,但又怕国家政策反复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改革开放已经深入人心,谁再折腾,老百姓也不会答应。”俞和光和舅舅那位在政界的同学一起表示。

    尚仁杰终于下了决心,他要在深圳设办事处,等时机成熟,还要把公司搬过来,那几个港商纷纷表示,先在深圳建一条生产线试试看。

    俞和光和那些港商说话的当儿,颖颖一个人静静坐在椅子上,贾雅敏端着酒杯走了过来,有几个内地的女孩,也跟着她,来到颖颖身边。她们有人很安静,有人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,抱怨香港过来的女孩子小瞧她们,还有人对内地和香港如此大的贫富差距十分不满。

    这时,来了一位穿着圆领带花边白色连衣裙的女孩,贾雅敏很高傲地抬着下巴打招呼:“方明,你也来了?”

    方明坐在颖颖的前面,她气恼地哼了一声:“原来这种晚会,要穿礼服,你为何告诉我穿裙子?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这衣服就是裙子。”贾雅敏嘴上委屈,实际却是故意炫耀来的,“这是我小姑姑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方明嘴巴也挺毒的,她哼了一声:“想必那是人家穿烦了不要的。”

    贾雅敏很生气,一抬头看到了颖颖,便一句双关:“方明,你也真够笨的,瞧见了吗?人家石睿山来的,还知道穿个旗袍,可真有你的,竟然穿了个连衣裙。”

    方明转过头瞪了颖颖一眼:“西餐晚宴穿个民国服装,真是不伦不类!”

    颖颖真是躺着也中枪,她站起来准备离开:“我没参加过西餐晚宴,不懂穿什么,但我知道旗袍是中国女子最好的礼服。

    她踩着高跟鞋噔噔噔地走了,挺拔的身姿在晚会的女宾中十分醒目,那边,荣国迎了上来,伸手邀请颖颖跳舞。

    方明和贾雅敏一起“气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贾雅敏用手对着脸上扇风:“哎哟,连着跳了几曲,热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方明又气又妒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:“俞和光真是瞎了眼,七挑八捡,弄了个花瓶,还有脸说她懂,懂就穿了一件旗袍?竟然也敢招摇过市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。”贾雅敏非常高兴地看着方明像个点着火的炮仗。

    一曲终了,俞和光走过去,牵着颖颖的手,和表弟说话,方明低声骂了一句,愤愤地嘀咕了一句:“我今年,一定要出国,我爸爸他要是不给我办下来,我就没完。”

    贾雅敏满心希望方明能和颖颖撕扯起来,却没想到,方明太介意自己的衣服了,不敢走到人前,她暗暗后悔,早知道就给方明说实话,让她也买一件礼服穿,白白错过了一场好戏。

    荣国、荣华刚刚和俞和光、颖颖在一起聊了会儿,就有两个香港过来的女孩子走来,硬把他俩拉走了。

    颖颖有些生气:“瞧见了没有,即便是同胞,穷了就会被小瞧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安慰道:“好在我们已经开始发力,总有一天,可以迎头赶上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颖颖从没有像现在这样,迫切地想要赚钱,不仅是自己,还有身边的老百姓。

    Party结束,颖颖和俞和光坐车离开,没想到酒店竟然安排他们和贾雅敏母女同一趟车。

    颖颖让俞和光坐到副驾位置上,自己挨着贾雅敏坐。

    “哼,妈妈,我怎么总是闻到一股猪粪的味道。”她这是影射颖颖农村来的,身上还粘着猪粪。

    颖颖毫不客气地接了一句:“不是猪粪,而是狗’屎味儿。”

    “就知道你没洗干净!”贾雅敏觉得自己赢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没洗干净,是刚沾上的,谁让汽车有点挤呢?我实在让不开。”

    这是说,贾雅敏是狗‘屎了,把这母女俩气得要死,贾雅敏怒气冲冲地扭过头:“你说谁?”

    “说的就是你啊,你不是狗,怎么狂吠个不停!”

    贾雅敏怒视颖颖,颖颖毫不示弱地瞪回去,她的气势可比贾雅敏强太多,一个回合,贾雅敏就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“妈妈!”贾雅敏向妈妈求救。

    “郭颖颖,你不要太嚣张!”

    “到底谁在嚣张?贾老太?你真的年纪太大,老眼昏花,双耳背听,看不清也听不清了?”

    自己才五十来岁,就被成为老太,贾雅敏的妈妈气愤地猛一拍座椅:“郭颖颖!”却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俞和光实在忍不住,“噗哧”一声笑了出来,他扭过头:“贾雅敏,看你说话如此没有水平,还不如一个果栽专业毕业的,我真怀疑你发表在报刊杂志上的文章,是不是高岸叔叔为你代笔的?”高岸就是贾雅敏父亲的笔名。

    贾雅敏母女瞬间脸色苍白,她们以为拿给俞家的那封家书,是自己抄父亲当年写给她祖母的。

    “哦,她还是作家吗?”颖颖做出一副吃惊模样,“作家还需要拿祖父的钱,给自己装脸面吗?”

    “颖颖,作家和作家不一样的,几十万字的大部头和报刊杂志上的豆腐块,能是一个档次吗?”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了,我有个堂叔,就经常熬夜写文章,一年也有三五篇发表到《睿城日报上》,前不久,《大西日报》转载了他的文章,叔叔高兴地大摆宴席,我听婶婶说,酒菜钱比稿费高了好几倍呢。”

    贾雅敏气得浑身哆嗦,竟然拿她和一个农村业余作者相比较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