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184章 蛮横

    “看来,不跳舞反而惹麻烦,颖颖,请!”俞和光站起来,做了个非常绅士的邀请姿势。

    颖颖微微一笑,抬手要将自己的柔荑放在俞和光的手心上。

    贾雅敏身后钻出一个男子:“咦,这不是俞和光吗?”

    俞和光不由一愣:“张建国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就是在下,怎么,这是你新泡上的妞儿?”

    见他说的粗俗,俞和光微微皱眉:“我们要去跳舞,失陪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别介,和光,你可不能只听新人笑,不闻旧人哭呀,都知道贾小姐将要和你定亲呢,你怎么能中途变卦,有负美人恩?”

    他说话声音有些大,很多人朝这边看过来,俞和光若是继续解释,难免会被人误会,他轻蔑地嗤笑一声:“你们这种人,还值得我负情负义?”他一拉颖颖,“我们跳舞去。”

    贾雅敏十分恶毒地奚落了一声:“俞和光,你有没问过,你这个山沟里带来的女朋友,会跳舞不?别丢了首都人民的脸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着也不会比你更丢脸了!”颖颖反唇相讥,跟着俞和光的节奏,滑步进入舞池。

    颖颖虽然只学了一下午,但这一曲是很简单的慢三步,她倒也应付自如。

    贾雅敏没有看到预想的一幕,十分气恼。

    张建国腆着脸凑上来:“雅敏,天下的好男儿多了,你何必一棵树上吊死呢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不服气,俞和光若是真找了一个比我强的,那也罢了,他竟然带了一个山里妞儿来,这不是羞辱我吗?”

    张建国看了一眼颖颖,悄悄咽一口唾沫,嘴上却说:“嗨,我当什么呢,那是他不懂你的好!来,我请你跳舞,咱们追过去,羞臊羞臊他!”

    他和贾雅敏这段时间倒是舞技练得不错,在颖颖和俞和光身边,连着做出很多花哨的动作,还有人为他俩鼓掌。贾雅敏偷看俞和光,发现他根本毫无所动,自己反而跟个猴子一般,表演给人看,顿时又是一阵气结。

    一曲终了,尚荣国迎了上来:“表哥,郭姐姐,这边坐。”

    贾雅敏不敢得罪尚荣国,气得直咬牙,张建国凑上来,低声问:“想不想出了这口气?”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不行,别忘了有人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今天就要出这口气。”

    “事成之后——”张建国做了个动作。

    “一百?。”

    “一百?你以为一百块能请的动那样的大神?”

    “一千?你也太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干不干吧?没钱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贾雅敏哪里听得了别人说她没钱?立刻梗着脖子道:“钱不是问题,你要把事情做得值得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张建国趁人不备,闪入黑暗中,贾雅敏便朝几个国内的女孩子坐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尚荣国招手让服务生端来饮品,以为事情已经平息下来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张建国带着一个男子,来到酒吧门口,一束灯光碰巧照在颖颖的脸上,她精致的面容,落入外面一双邪恶的眼睛里,那人惊艳地睁大眼睛,口水霎时流了下来,他赶紧用手帕擦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冯哥,我说的没错吧?”张建国的身体弓成大虾状,满脸谄媚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建国,你确定那个男的,就是胡费成以前的秘书?”

    “是,他刚才自我介绍的。他在胡的身边时间不长,胡费成去了珠海,他也被下放到了石睿山,混得不怎么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像是,他家有没有背景?”

    “他爸爸和哥哥都正厅级,没有什么实权,也没有有实力的姻亲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冯振西笑了一下,馋诞欲滴地狠狠盯了颖颖一眼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有个穿白色吊带晚礼服的姑娘朝俞和光走去:“俞先生,能否赏光,与我共舞一曲?”

    舅妈特地交代过,有两个客人不能得罪,其中就有这位付小姐付清云,她的父亲是香港鞋业商会的副主席,舅舅要把生意的重点移到东方,香港是建立办事处的最佳选择,若是付家捣乱,舅舅可就要多费很多心血了。

    颖颖轻轻推了俞和光一把,表示自己理解并支持他。

    付清云二十八岁,是香港大学毕业的高材生,她的交际能力非常强,就是她的运作,父亲才在几个竞选人中脱颖而出,她自己现在也在深圳的南头设厂,这次跟随尚仁杰来北京,也是希望能多多了解内地,她雄心勃勃打算把名下的企业做大做强呢。

    付清云刚才和几个内地官员聊了一会儿,现在又找到俞和光,就是希望能更多的了解内地,了解内地官员的思想以及官场动态。

    俞和光虽然职位不高,但他曾经在前副总理身边待过,付清云自然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俞和光和付清云边舞边聊,颖颖虽然理解,但心里仍然颇不是滋味,只觉得百无聊赖,孤单难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冯振西穿着白西装,姿态潇洒地走过来,他一哈腰:“小姐,请!”

    “哦,对不起,我不会跳探戈!”颖颖连人都没看清,就觉得他非常讨厌。

    这也是爱情的排外性,她现在全副心思都在俞和光身上,对任何男人都厌烦。

    冯振西很不识趣,或者,他觉得自己很有魅力,依然不肯离去,低声又说道:“没事,我教你!”

    他和颖颖都穿白色,在略有紫光的氛围里,特别醒目,见他受挫,有人轻轻吹了一声口哨,冯振西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:“郭小姐,你不能这么不给面子。”话语里隐隐有威胁意味。

    荣华和荣国看到这一幕,从两个方向,疾步走来,他们担心颖颖是内地人,放不开,拒绝太狠,惹了仇人。

    “hello,这位先生,请问你是哪位?”荣国先到,他没见过冯振西,作为晚宴东道,客人又不多,他自然对所有来宾都有印象。

    冯振西直起腰,很不客气地哼了一声:“怎么?你们尚家,就是这样对待客人的?”

    荣国连忙道:“不敢,这不是没见过尊驾,想要结识一个朋友吗?”说着,他做了个邀请的姿势,“我们那边坐,喝一杯水酒如何?”

    冯振西很不高兴地哼了一声:“不劳费心,想要来大陆发展,最好老实点,我就和这位郭小姐聊聊天,你们走吧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