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171章 羡慕

    郭连弟带着儿子振兴,和郭旭、郭九江陪俞和光吃饭。

    郭九江比较厚道,郭旭心眼就多了些,他拐弯抹角地探问俞和光具体工作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刚调来,还没去组织部报道,真不知道具体分个什么工作,不过,我肯定要在石睿山地区工作,不会离颖颖很远。”

    “具体工作没有定,那你的行政级别不会也没定吧?”

    俞和光没法不说,再说,他也想给颖颖争面子,便老老实实道:“这个倒是定了,副处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郭旭差点跳起来,俞和光若是说出一个科员或者主任科员,还在他预料之中,可这副处级,实在有些太意外了。

    在北京,或许随便一个骑着自行车上班的人,都是有可能是个处级干部,在那里,处级干部真不算什么,但到了石睿山,一个副处,可就大不一样了,县里那些什么农牧局局长,教育局局长,到了乡下,一个个的人五人六趾气高扬,才不过是正科级,这副处级,就是副县长呀。

    郭旭看到郭连弟一副淡定模样,心里各种羡慕嫉妒:真是傻人有傻福,什么都不懂才过的好,他要是知道女婿是副县级干部,还能这样平静吗?

    想到自己正和副县级干部坐一桌吃饭,郭旭的屁股底下就像扎着刺一般,怎么也坐不稳,对俞和光的热情程度,比郭连弟都高,此刻的情形若是外人见了,还以为俞和光是他的女婿呢。

    郭九江不动声色,心里其实也惊涛骇浪一般,颖颖已经二十九了,都成了郭连弟的心病了,他其实也为侄女着急,可错过了年纪,这对象实在太难找了,他表姐也曾说过两个,一个因貌丑才找不到的大龄青年,一个是离过婚的男人,虽然两人也小有成就,可他都实在看不上,又怎么敢在郭连弟面前张口?

    眼看着颖颖婚事蹉跎,郭九江不知多遗憾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天上忽然掉下个俞和光,无论风度还是气质,都是他郭九江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“翩翩佳公子”,他在政府部门工作,还有良好的家世,这已经足够了,足够配上颖颖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他年纪轻轻,还是副处级干部。

    副处级啊,那是多大的官儿!

    郭镇村,之所以让张文远接替李强做了村长,还不是因为张文远的姑父是县农业局的副局长?

    张文远为此,不知说话口气多冲,腰杆挺得有多直。

    那也不过是个副科级!

    吃过饭,俞和光很大方地向二老请求:“我想看看颖颖!”

    “哦,去吧,去吧!”郭连弟连连点头,“你俩都不小啦,商量商量,看什么时候办事儿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脚步很从容,心早就飞到了西厢房,虽然两人见面也有半天时间,可都是在众目睽睽之下,单独相处,这还是头一回。

    冯桂枝吃饱之后,早就坐不住了,去了厨房,其实,一会儿给客厅送茶,一会儿送点果子,最后收拾了残羹剩饭,给桌子上摆了糖果盘,她干脆坐那儿了。

    颖颖凭窗而坐,面对梳妆台,她头一回后悔自己没有像街上那些时髦女子一样,学会梳妆打扮。

    “颖颖!”俞和光跨进屋子,回头看到院子里没人,便三步并作两步,冲到颖颖身边。

    颖颖一脸羞赧,微微低垂着头,虽然年纪不小,也日夜思念着他,可她生活在这个拘谨的年代,自然没法放开自己。

    俞和光轻轻握住颖颖的手,只觉得一股热浪,瞬间流遍全身,他微微颤栗了一下。

    颖颖刚开始还能忍住,没想到,手上传来他的颤栗,就像身上某个开关被按下,她全身就像通电一般,麻酥酥的,一直麻到了心里去,全身都没了力气,平时说话响当当,走路风一样的利落女子,这会儿说句话都跟小猫叫一般,又低又软:“和光,你怎么走了这么久——”

    俞和光一下子就被电着了,他坐在颖颖身边,轻轻拢住她的肩,十分愧疚地保证道:“颖颖,我们再也不分开了——”

    房间里好一会儿没有声音,两人就这样静静坐着,心中,却非常不平静。

    颖颖的脑子依然麻木着,只觉得幸福一波一波地在心里来回的涌动。

    原来,这才是爱情的滋味,能让人沉沦,让人全身心地,只想要它,别的什么再也不去想,再也不去管。

    俞和光喃喃道,“我好想你!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你!”

    他俩都不是不善言辞,也不是没有文采,可这个时候,最美丽最华贵的辞藻,也不及这样简单的一句话更能表达他们的心意。

    俞和光只觉得一股火,在身体的上下流窜,烧得他难以平静,似乎要烧掉他所有的理智,他的双臂,不由自主地月收越紧,怀中的娇躯,香喷喷又韧又软,越发令他忍不住沉湎期间。

    “振兴,去外面买点果子回来——”冯桂枝的话,就像当头一瓢凉水,一下子就让俞和光停下动作,一颗驿动的心,也回归原位。

    “妈妈,刚吃过饭!”

    “你姐夫肯定没吃饱,快去!”

    “啊,好好!”

    外面的声音,让俞和光冷静下来,他在心里警告自己:不能那样!他的忍耐不住,会给颖颖带来巨大的心理压力。

    未婚先孕的女人,会被所有的人唾弃。

    不,哪怕没有怀孕,颖颖这样真诚的人,没有结婚就失去贞操,她肯定会有心理负担的,她今后,还能有那样明澈、坦诚的目光吗?

    俞和光只能恨自己没有早点来求亲,而不是现在,不管不顾,让爱人承担不应有的压力,他拥抱的双臂慢慢放松,颖颖这才觉得自己刚才,似乎都被禁锢地难以呼吸,但她却浑然不觉,她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,刚才,竟然恨不能融化在他的怀抱里。

    从俞和光和费老一起出现在苗圃,到现在也只是三个月时间,她的心,一会儿天上一会儿地下,就一直没有安稳过,只有在他的怀抱里,颖颖才觉得踏实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