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14章 回家路上

    第十四章

    “颖颖,明天我有事要回家一趟,有汽车送,你要不要顺道回去?我听张科长说,你们刚好放假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我已经订好了车票。”颖颖的回答,带着一份疏离,所有的人都能听出来。

    杨森轻轻地笑了一下:“没事,明天早上八点,我来接你,顺道去火车站把票退了。”说完,也不问颖颖意见,便站起来,对张科长道:“我们走吧,天色已晚,不好打扰太久。”

    “哎——”颖颖拒绝的话还在嗓子里没发出来呢,杨森和张科长已经出门了。她有些烦恼地撅了一下嘴,跺跺脚跟出去,不为送杨森,好歹得给保卫科长的面子,他可为了自己,惩罚王桂香了呢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颖颖急忙往水房而去,王桂香被带走,被罩和枕套还在那里泡着呢,再有一会儿,就要熄灯了。

    颖颖跑到水房,却看到王桂香一边哭,一边使劲搓洗着她的被罩和枕套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走吧,我自己来。”颖颖还看不上她洗的呢。

    王桂香抽泣着道:“你检查一下,若是满意,我就冲洗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!”王桂香嘴巴瘪了好几下,“哇”一声破功大哭,“保卫科的人说了,我今天不把你被罩枕套洗干净,洗到你满意,就要把我关到禁闭室,那里好黑,呜呜——”

    老鼠胆儿,还敢这样蛮不讲理,颖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王桂香的确洗的很认真,颖颖和她一起,冲掉了洗衣粉的泡沫,拧干后,拿回宿舍,搭在暖气片上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晚上,舍友非常兴奋,熄灯好久,她们还在谈论杨森:“你们说,他是不是喜欢郭颖颖?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说?”

    “什么顺道,哪有这么巧的,肯定早就打听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颖颖,你说是不是啊?”

    颖颖很烦,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杨森,两人明明没可能,他为何要跑来打乱自己宁静的生活呢?二十五岁,虽然在农村是老姑娘,可学校里,比她年龄大,没结婚的人多了,比如班长刘涛,现在就对颖颖无事献殷勤。

    昨天,学生会主席张耀在图书馆遇到颖颖,竭力说服她去学生会工作,还保证她下学期能当选学习部长。

    颖颖虽然这次考得不错,但班上还有人比她学得好,何况,学校还有几百名学生呢,如何能轮上一个补录生这样出风头?张耀什么意思,颖颖自然知道,不就是想要近水楼台先得月吗?

    颖颖若是只和杨磊赌气,找一个比他条件好的男朋友,很容易。

    颖颖拒绝张耀,是觉得他和杨磊是一路人,作为学生会主席,不是想着如何把工作做好,而是为自己大开方便之门,而且,他也不是真心为颖颖考虑的,她是一个补录生,怎么能厚起脸皮做学习部长?那不是把自己架到火上烤吗?

    诚然,这世上有那种人,为了毕业分配的好一些,或是为了出风头,哪怕背后让人戳脊梁。

    颖颖不是这样的人,她喜欢踏踏实实的日子,追求的是内心的宁静平和,喜欢挺起腰杆自在的活着。

    第二天,杨森果然开着一辆吉普车,来接颖颖。

    颖颖打算和杨森好好谈一谈,便没有再拒绝,杨森乐得后槽牙都能笑出来,高高兴兴地替颖颖拎着背包:“你要不要去一趟睿城?我开车快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,你还是慢些开吧,咱们这里全是盘山公路,快了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开快的,我车技很好。”

    颖颖看了一眼破旧的吉普车:“我怕它不够好。”

    杨森无语,不再坚持。

    杨森个人能力,还真十分出色,颖颖在报纸上看到过他的事迹,不仅车技好,还是团里擒拿格斗比赛第一,攀岩能手,射击打靶也曾得过奖,是全团前十名。

    “颖颖,英模团大概三月份解散,我就要重回部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身体恢复得怎样?能吃得消吗?”作为朋友,颖颖对他还是关心的。

    杨森脸上的表情,立刻就柔和起来,嘴角忍不住翘了翘:“团长有意送我去军校深造,不能带兵,我还能搞技术。”他顿了一下,“你们都上了大学,我怎么也不能落于人后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这样当然最好,科技技术发展日新月异,国家不也要实现国防现代化吗?不学习可适应不了时代要求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当时,若是有适合山地作战的坦克,也就不用我以身体滚雷了。”

    颖颖笑了:“就你,还想开坦克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能开坦克了?”杨森深受打击,“这两年,我也有自学的,比不得你,在部队,也是学习标兵来着。”

    颖颖笑得更厉害:“我看报纸上说,坦克兵不要高个子,里面空间狭小。”

    杨森知道上当了,吃瘪地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颖颖是故意的,她和杨森的谈话,不能太和谐,不然,这家伙更难摆脱,杨森有多犟,两人从小一起长大,她很清楚。

    很快,颖颖有一次领教了杨森的执着:“颖颖,我给你买了一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,我有衣服穿。”

    “你身上的衣服都旧了,再说,我给你带的是南方大城市最时新的。”

    颖颖还是摇头:“我下个学期,有很多实习课,要去果园学习果树栽培技术,施肥松土、拉枝剪枝,好衣服也不能穿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这是最时兴的布料,叫涤纶,比布的衣服结实,不怕树枝挂。”

    颖颖还是摇头:“你有钱给陈阿姨买些治疗心脏病的药吧,我前几天收到爸爸的信,她又犯病了。”

    颖颖以前把陈凤云叫伯母,现在改口叫阿姨,显然是将杨社民排除在外,杨森愣了一下,狠狠地咬了咬牙,把一句咒骂杨磊的话硬生生忍住了。

    两人都知道陈凤云为何犯病,杨磊结婚前,她被杨社民送到医院住院,出院后又送到在睿城的表妹家休养,眼看就要过年了,陈凤云不顾表妹挽留,执意回到杨家圪崂,一进村就听说杨磊退亲,和姜水仙结婚之事,当场气得心脏病复发,昏倒在地。

    杨森接到电报,才从邻省返回,地区武装部借给他这辆吉普车,也是为了让他早点儿到家。

    “颖颖,明天我有事要回家一趟,有汽车送,你要不要顺道回去?我听张科长说,你们刚好放假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我已经订好了车票。”颖颖的回答,带着一份疏离,所有的人都能听出来。

    杨森轻轻地笑了一下:“没事,明天早上八点,我来接你,顺道去火车站把票退了。”说完,也不问颖颖意见,便站起来,对张科长道:“我们走吧,天色已晚,不好打扰太久。”

    “哎——”颖颖拒绝的话还在嗓子里没发出来呢,杨森和张科长已经出门了。她有些烦恼地撅了一下嘴,跺跺脚跟出去,不为送杨森,好歹得给保卫科长的面子,他可为了自己,惩罚王桂香了呢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颖颖急忙往水房而去,王桂香被带走,被罩和枕套还在那里泡着呢,再有一会儿,就要熄灯了。

    颖颖跑到水房,却看到王桂香一边哭,一边使劲搓洗着她的被罩和枕套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走吧,我自己来。”颖颖还看不上她洗的呢。

    王桂香抽泣着道:“你检查一下,若是满意,我就冲洗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!”王桂香嘴巴瘪了好几下,“哇”一声破功大哭,“保卫科的人说了,我今天不把你被罩枕套洗干净,洗到你满意,就要把我关到禁闭室,那里好黑,呜呜——”

    老鼠胆儿,还敢这样蛮不讲理,颖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王桂香的确洗的很认真,颖颖和她一起,冲掉了洗衣粉的泡沫,拧干后,拿回宿舍,搭在暖气片上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晚上,舍友非常兴奋,熄灯好久,她们还在谈论杨森:“你们说,他是不是喜欢郭颖颖?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说?”

    “什么顺道,哪有这么巧的,肯定早就打听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颖颖,你说是不是啊?”

    颖颖很烦,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杨森,两人明明没可能,他为何要跑来打乱自己宁静的生活呢?二十五岁,虽然在农村是老姑娘,可学校里,比她年龄大,没结婚的人多了,比如刘涛,现在就对颖颖无事献殷勤。

    昨天,学生会主席张耀在图书馆遇到颖颖,竭力说服她去学生会工作,还保证她下学期能当选学习部长。

    颖颖虽然这次考得不错,但班上还有人比她学得好,何况,学校还有几百名学生呢,如何能轮上一个补录生这样出风头?张耀什么意思,颖颖自然知道,不就是想要近水楼台先得月吗?

    颖颖若是只和杨磊赌气,找一个比他条件好的男朋友,很容易。

    颖颖拒绝张耀,是觉得他和杨磊是一路人,作为学生会主席,不是想着如何把工作做好,而是为自己大开方便之门,而且,他也不是真心为颖颖考虑的,她是一个补录生,怎么能厚起脸皮做学习部长?那不是把自己架到火上烤吗?

    诚然,这世上有那种人,为了毕业分配的好一些,或是为了出风头,哪怕背后让人戳脊梁。

    颖颖不是这样的人,她喜欢踏踏实实的日子,追求的是内心的那份宁静,那份挺起腰杆的自在。

    第二天,杨森果然开着一辆吉普车,来接颖颖。

    颖颖打算和杨森好好谈一谈,便没有再拒绝,杨森乐得后槽牙都能笑出来,高高兴兴地替颖颖拎着背包:“你要不要去一趟睿城?我开车快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,你还是慢些开吧,咱们这里全是盘山公路,快了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开快的,我车技很好。”

    颖颖看了一眼破旧的吉普车:“我怕它不够好。”

    杨森无语,不再坚持。

    杨森个人能力,还真十分出色,颖颖在报纸上看到过他的事迹,不仅车技好,还是团里擒拿格斗比赛第一,攀岩能手,射击打靶也曾得过奖,是全团前十名。

    “颖颖,英模团大概三月份解散,我就要重回部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身体恢复得怎样?能吃得消吗?”作为朋友,颖颖对他还是关心的。

    杨森脸上的表情,立刻就柔和起来,嘴角忍不住翘了翘:“团长有意送我去军校深造,不能带兵,我还能搞技术。”他顿了一下,“你们都上了大学,我怎么也不能落于人后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这样当然最好,科技技术发展日新月异,国家不也要实现国防现代化吗?不学习可适应不了时代要求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当时,若是有适合山地作战的坦克,也就不用我以身体滚雷了。”

    颖颖笑了:“就你,还想开坦克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能开坦克了?”杨森深受打击,“这两年,我也有自学的,比不得你,在部队,也是学习标兵来着。”

    颖颖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