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165章 焦虑

    法警很很耐心地规劝张场长:“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张场长,你到底有没有违反合同?”

    张场长无语。

    “张场长,你还是按合同执行吧,国家颁布《经济合同法》还不到一年,正是狠抓落实的关键时刻,你可不要在这个风口浪尖玩悬乎,被当作反面典型就麻烦了,我给你说吧,郭颖颖有个朋友是省电视台记者,据说想要角逐什么“韬奋新闻奖”,若是听到你们这边的事情,还不立马盯上来?你知不知道,王立峰就倒在她手里了?”

    张场长报纸上看到杨森的新闻了,心里略有些怕,但还努力强撑着。

    那法警继续到:“吴法官特地让我避开记者先给你通气儿,免得你不明所以,一头撞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张场长冷汗都出来了,实在装不下去了,若是被当作反面典型,开除公职都有可能,混了一辈子,临了临了,没了公职,就没有退休工资,他的养老都成了问题。

    法警见好就收,和张场长道别,走了。

    张场长又气又恨又无奈,自己又放不下架子,只好让和颖颖比较熟悉的小汪,把拖拉机送回二道河。

    他以为这样就完了,没想到,小汪回来告诉他:“郭主任说,你当众侮辱她,不给她道歉,这事儿就不算完。”

    张场长勃然大怒,捶着办公桌:“她敢!”

    小汪很同情地看了张场长一眼:“郭主任有个朋友,就是杨场长的孪生弟弟,他的未婚妻是电视台记者,现在三个人正在吃饭呢,那记者说,等会儿就来采访你!”

    张场长只觉得一阵心悸,急忙解开中山装口袋的扣子,想拿出速效救心丸,但他手哆嗦得厉害,还没来得及,就两眼一黑往地上倒去。

    还好小汪比较机灵,见过心脏病人的样子,急忙从他上衣口袋里掏出药,倒出一丸塞到张场长舌头下面,张场长悠悠醒转,在地上坐了几分钟,这才让小汪扶起来躺到办公室的长条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小汪,你救了我一命,我一定会报答的。”

    小汪急忙摇手:“张场长可别这样说,幸好我刚好在这里,张场长,你今后可不敢再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张场长点点头,语气带了几分央求:“小汪,你去给郭颖颖说一声,我今后再也不管她,今天的道歉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小汪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小汪,我记得你还是高中毕业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张场长,我还参加了高考,只差几分,当时舍不得放弃这个工作,才没有去复读,我好后悔呢。”

    “过去就过去了,是金子总是会发光的,小汪,你想不想再进一步?只要你帮我,我就培养你入党,然后,向组织推荐,让你当这个场长。”

    小汪非常诧异:“我?我哪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行,你就行,小汪,你若不争一争,苗圃肯定会落入郭颖颖的手里!”

    张场长这句话说出了他心中的担忧,国家提倡干部年轻化知识化,郭颖颖是苗圃唯一一个懂专业知识的人,她工作积极,能力有目共睹,若是上面的人没有私心,她是不二人选。

    张场长竭力压制颖颖,与其说是旧怨未了,不如是害怕还未退休,就被颖颖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哪怕只管几十个人,好歹也是一方土地爷,他真的不想失去权利!

    张场长这样的人很多,有些当领导的,上班时身体挺好,退休没两年就出现各种病症,他们自我标榜是工作时累出的问题,实际是退休后,失去权利,心态失衡,才导致身体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小汪虽然觉得颖颖人不错,但作为一个男人,他也有野心,也想有作为,张场长的话,把他心中的yu望勾了起来:“张场长,我一定会努力的,你教我怎么做吧。”

    张场长高兴的眉开眼笑:“这就对了,汪明计,这样才不枉你爸爸给你起这样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小汪安抚了张场长,急忙跑到颖颖那边做说客,劝她放弃要张场长当众道歉的要求:“郭主任,今天,我看到张场长犯了心脏病,差点就死了,唉,你就高抬贵手,得饶人处且饶人吧。”

    颖颖本来心就不够硬,小汪又说的那么可怕,她当即就准备点头答应呢,就在将要张口的当儿,心思多转了一下: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,这个张场长,万一再弄出个什么幺蛾子呢?

    颖颖话到嘴边,出口时却改变了:“小汪,张场长不肯当众道歉,那他给我写个保证书行不?只要他今后不找我的茬儿,我决不会把这事儿说出去,咱是小辈儿,让一次也没什么,就怕他得寸进尺。”

    小汪觉得颖颖人很好,不明白张场长为何和这样的好人过不去,但他也是个聪明人,很快就想出颖颖这样做,是平息事态的最好办法,张场长的保证书被郭颖颖捏着,他还敢作吗?而郭颖颖是个大气的人,若对方不挑衅,一般也不会主动惹事。

    小汪痛快地答应了颖颖,就去找张场长,他的口才很好,又是分析利弊,又是威胁利诱,第二天就拿了保证书给了颖颖,他思虑周全,保证书上,不仅有张场长签名,还盖了私人印章。

    颖颖谢过小汪,小心地把保证书收好。张场长吃了亏,不得不老实下来,不仅根本不掺合二道河的事儿,对颖颖也是能避就避。

    颖颖不是多事的人,有安宁日子过,她自然也不故意制造麻烦。

    虽然俞和光一直有信过来,信上也对颖颖多有关怀,可寥寥两页纸,又能带来多少信息?何况,他不断地说,很快就会来石睿山,可时间一天天过去,颖颖望眼欲穿,却还是没有看到他的人影。

    颖颖的心情越来越焦躁,好容易张场长不再找茬,二道河安宁下来,颖颖收拾了一下东西,安排好工作,自己便回了家。

    以往,颖颖回到郭镇,和父母待在一起,心情总是特别的平静安宁,可是这一回,她还是有些焦躁难宁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