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164章 青红皂白

    颖颖没想到,张场长竟然还在记恨她,在宿舍猫了两天,她一出门,就让张场长看到了,他沉下脸来:“听说苗圃出了这么多事儿,都和你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什么人这是,若不是他害怕得罪王立峰,怎么能有颖颖被赶出苗圃的事情?后来她被王立峰迁怒,能怪颖颖吗?

    看着他年纪这么大,两鬓都白了,颖颖不和他一般见识,就没有搭理他。

    张场长还以为颖颖怕了,继续发作道:“杨场长让你在哪个部门工作?”

    “二道河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去二道河,在场部晃悠什么?”

    “欢迎你啊,张场长,早知道你是这个态度,我就不在这儿了。”颖颖还是不想树敌,伸手不打笑脸人,她还对张场长给予一丝的希望。

    张场长摆摆手:“谁稀罕你欢迎了?走,快走,哼,擅离职守,出纳,扣掉郭颖颖这个月的奖金,一分也不给她。”

    颖颖真怒了,虽然还是笑着,但话语里带足了讽刺的意味:“哎哟,张场长你好威武,我好害怕哦。扣了奖金,我吃什么呀?哦哦,我好可怜呢。”

    那个被杨磊提拔上来的女出纳孙彩云,是个很会拍马屁的主儿,她一路小跑地过来,给张场长解释道:“郭颖颖把二道河承包了,咱们场里不用给她发工资和奖金,她还得给场里交钱。”

    “谁允许国营单位搞承包的?”张场长大怒,“那个不作数!”

    承包二道河,不光是签了合同,还经过睿城市政府批准,不是他张长发说取消就能取消的。

    颖颖鄙夷地笑了一下:“张场长,你明天到市里问一问,只要可以,那就把合同取消吧。”说完,她一扬脑袋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张场长气得在她身后大声咆哮。

    第二天,魏宏让小燕给颖颖带话,说杨场长去找上级去了,想取消合同。

    颖颖根本不以为意,不是她狂傲,二道河承包的事情,连费老都知道,现在,这件事已经算成国营单位改革的一个试点,睿城市政府怎么敢说不行就不行呢?他们谁敢戴上破坏改革这样一个大帽子?

    果然,张场长下午就灰溜溜地回来了,屁也没敢多放一个。

    孙彩云为了保住出纳的位置,对张场长十分巴结,提醒张场长,郭颖颖有个十分厉害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张场长大惊失色:“难道传言是真的?郭颖颖的男朋友是胡奋成的秘书?”

    孙彩云郑重地点点头:“张场长,别说杨场长,就是王副专员都倒在她的手上了。”

    张场长气得骂了一句,他在市委也有朋友,但那人大概和王立峰有千丝万缕的关系,想报复颖颖,便在张场长这里说了颖颖很多坏话,他虽然也点出颖颖有后台,难惹,但却只说后台是她的老师。

    一个老师对学生的庇护,能有多大的力量?张场长这才如此张狂的。

    颖颖回到二道河,她春天从空间移栽出的几十棵枣树,每个上面都多少结了几颗果实,现在完全成熟了,红彤彤的令人垂涎,颖颖全部摘了下来,足有百十颗,装在兜里提着回了家。

    张场长看到她坐在杨红权开着的手扶拖拉机上,扬长而去,也只能干咽唾沫,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但他冷静观察,发现郭颖颖收到的信件很少,而且,报纸上又登出费老去南方疗养的消息,他的胆子又大起来:“哼,即便郭颖颖长相还行,但她的美貌也很快就是昨日黄花,费老的秘书怎么看得上?王立峰坏事做绝,惹怒了上面,费老来睿城是为了工作,郭颖颖不过机缘巧合,沾了光儿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费老彻底退了下来,他的秘书还不知道何去何从呢,估计现在也风雨飘摇,自己都顾不了自己呢。”

    颖颖平时和苗圃员工打交道不多,不知道张场长的为人,还是好心的小汪悄悄让杨红权给颖颖送信,说张场长非常骄横跋扈,睚眦必报,苗圃员工没有不怕他的,这回,他觉得颖颖折了自己面子,肯定不会这样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小汪的原话这样说的:“你告诉郭主任,让她小心些,张场长比杨场长坏多了。”

    颖颖谢了小汪,她现在虽然属于苗圃,但独立核算,她不信张场长能折腾出花儿来。

    偏偏俞和光见颖颖回信稀少,怕有人从中作梗,接连几封信,都托张帅转交,张场长见北京给郭颖颖的信彻底断绝,越发胆大,即将元旦,颖颖让杨红权开着手扶拖拉机,帮大山把几只羊送到睿城出售,张场长带着几个员工过来,毫不客气地下令,把羊扔下去,还让小汪把手扶拖拉机开走。

    大山气坏了,带着几个杨家圪崂的人,和张场长对峙。

    张场长根本看不起这一群山里人,他一边嘴角微微一撇:“我是苗圃领导,你们还能不能在这里混,我一句话的事情,不要以为靠着郭颖颖,你们就能想干什么,就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颖颖只说了一句:“张场长,你听好了,这个拖拉机归我使用,那是合同规定的,你若是想要违反《经济合同法》,我不介意让律师和你谈一谈!”

    张场长不由一愣,但过去的十年时间,国家根本不讲法律,所有人的法律意识都非常淡薄,颖颖的威胁并没有让张场长有所顾忌,他还是蛮横地让小汪把手扶拖拉机开走了。

    颖颖当天下午,就去了睿城,找到她的代理律师赵明诚。

    赵明诚是七八年开始跟着电视学的法律,但他悟性好,也用功,对律法知识的掌握还是非常好的,听说有官司打,他立刻就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张场长第二天就接到了法院的传票,郭颖颖告他违反合同,要求他归还手扶拖拉机,并当众道歉。

    张场长没想到,下级居然敢告上级,气得把手里喝茶的大搪瓷缸子都摔扁了,给送达出庭通知的法警发牢骚道:“你知道法院在保护一个什么玩意不?你们怎么这样不分青红皂白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