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159章 恼人的相亲

    “哼!神经病!”方明埋怨了几句,怒气冲冲地问俞和光,“你说,怎么办吧?今天到你家里,我朋友都知道,若是事有不谐,让我怎么给她们说呢?”

    俞和光苦着脸:“你,你——,相亲哪有见一面就能成的,你怎么就告诉了别人?”

    “我们关系那么好,怎么好意思瞒着?再说,表姑姑说我们一定能成的,谁知道你竟然另有所爱,还和人相亲,简直就是个登徒子。”

    俞和光还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女孩子,但人在自己家里,他还得忍耐再三,只一遍一遍地解释:“我虽然没有告诉别人有女朋友,可也告诉过表舅母,让她不要插手我的事儿,她不听我说,也不能全怪我。”

    方明没想到俞和光竟然真的对她毫无心思,说了这么多,越说越嫌弃她,更加恼火,她羞愤地跺着脚道:“噢,这么说,还是我和表姑姑的不对了?你可真能颠倒黑白!这事儿,只能怪你们母子不说清楚!”

    俞和光一脸无奈。

    方明见他这样,实在没有招儿,只好怒气冲冲地起身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俞妈妈和表舅母才刚走到院子中间,就听到方明发飙,非常诧异,看到方明从屋里出来,直奔大门外,表舅母急忙追上去:“明明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表姑姑,你做事也太不靠谱了,人家说了,他另有所爱。哼,一个正厅级,有什么了不起,若不是看表姑姑的面子,我才不会来呢,他还倒端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,明明,你别生气,别生气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生气?我,我方明,竟然被人嫌弃了,我哪里不好了?”

    方明说完,头也不回地走了,表舅母回头狠狠瞪了俞妈妈一眼:“你真害死我了!知道方明是谁家的孩子吗?她姑姑你也认识。”

    俞妈妈已经气得脸色发青,儿子竟然这样不听话,即便是她没有提前告知,至少也该留点面子,敷衍一番送走女孩子,她更气方明竟然这样小瞧俞家。

    是的,自己丈夫只是一个正厅级,但有必要这样指名道姓地说出来吗?还有自己这个表弟妹,显然是想巴结上方家,才竭力撺掇自己安排这次相亲,她口口声声女孩子要模样有模样,要文采有文采,性格温柔大方,可刚才方明有一丝的温柔吗?简直就是一个小炮仗,点火就炸,幸好儿子没看上,不然,将来还不把一家人都搅和得难以安宁?

    看到妈妈站在那里摇摇欲坠,俞和光只好压下不快,扶着妈妈进屋,躺到沙发上,又给她喝了速效救心丸。

    俞妈妈的脸色渐渐正常起来:“小光,这次是妈的不是,可你,也没必要就这样气人家女孩子吧?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俞和光有些负气地道:“我就说‘对不起呀,我另有所爱’,她就炸成这样了,妈妈,别忘了秦阿姨以前,离你是越远越好,请都请不到咱家,现在为何不停地把她的七大姑八大姨的女儿给我介绍?这样的功利的人,能给我介绍好女孩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小光,你都这么大了,妈妈着急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有爱慕的女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小光,她是哪里人?什么学历?”

    俞和光张了张嘴,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,最后敷衍了一句: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俞妈妈有些紧张地拉着儿子的手:“小光,她不会是石睿山里的女子吧?”

    俞和光咬咬牙:“就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小光,这可不行,山里女孩淳朴是淳朴,对人也好,可是她能适应京城的生活吗?还有,她的户口没法解决,来北京吃什么喝什么呀?小光,这个不行!”

    俞和光想说他将来去石睿山工作,可看到妈妈祈求的眼神,不得不岔开话题:“我去图书馆了,费老那里还需要我帮着找资料呢。”

    俞妈妈颓然地垂下眼皮,摆摆手让俞和光走了。

    俞和光走出家门,并没有去图书馆,而是来到北京农科所,买了些水蜜桃、杏、板栗、核桃等树木的种子,打包好之后,他在每个包装袋上,都写了一句诗,那些诗句里,暗藏着“我爱郭颖”四个字,他又是忐忑,又是期待地把包裹邮寄出去。

    这一回,颖颖回信很快就来了,可惜,粗心的女孩竟然没有发现诗句里的蹊跷之处,只为了报答俞和光的关心之意,给他寄来一双羊毛袜子,还有一对蓝色棉袖筒,这是要他绑在自行车手柄前,骑车时手放进去,防风防冻的。

    俞曙光看着弟弟这些新装备,眨着眼问:“哪个姑娘给的?她对你这么好,你还不肯带回家给妈妈看看?”

    俞和光苦笑:“我还没给她把话说清楚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快去呀,这女孩一看就是个会疼人心眼好的。老三,她是哪个单位的?”

    “她在石睿山。”

    俞妈妈正支起耳朵偷听,闻言不由垮下了脸,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,儿子怎么非要坚持找一个淳朴善良却什么也不懂的山妹子呢?

    也不怪俞妈妈思想顽固,在返城的知青中,也有人娶了这样的妻子,女的来京,各种不适应,已经有部分人不得不离婚,回乡下去了,其余的将就着过日子,女方痛苦,男方也痛苦。

    俞曙光却根本就没那么想,他觉得弟弟看上的女人,不管什么样,只要弟弟喜欢就成,至于今后生活会不会受影响,他的弟弟那么聪明,能处理不好那些问题吗?

    男人就是这样粗心,不然有很多聪明男人,家里的事情却处理得一塌糊涂,原因是他们就没在这上面费心。

    俞和光当时教育沈景云时,说得十分有道理,事情落到自己头上,才知道向女孩表白是多么艰难的一件事,不是他不会说话,而是心里害怕——他也害怕被拒绝。

    俞和光不知道颖颖若是拒绝自己,接下来怎么办,他是该不屈不挠穷追不舍跟个无赖的小年轻一般,还是暗自神伤,找个角落躲起来,孤独****自己伤痕累累的心灵,一想到那种万劫不复万念俱灰的苦难日子,俞和光就再一次犹豫了,把自己写的表白信放到了抽屉里,而不是发出去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