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151章 绝境

    苗圃的员工都非常同情地看着颖颖,话说到这样的程度,他们早就有了自己的判断:郭颖颖被杨磊坑了。

    杨磊理屈词穷,心里又气又急,恨不得掐死颖颖,脸上却装出一副歉疚的模样:“颖颖别哭,我这不是着急国家财产找不到吗?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把发票递给小山,在小山接牢在手中时,他又轻轻一扯,发票烂成两半。

    “哎,你怎么这么不小心?”杨磊说着,还装出一副没拿好的样子,一松手,半张发票就飞到了风中。

    “哎,发票!”颖颖急得跺脚,小山急忙跑着去追。

    风向正好吹向刚浇灌过的核桃苗地里,发票飘飘荡荡,果然如杨磊祈望的那样,落在一窝水里。

    小山跑过去,小心翼翼地从水里把发票捞出来,上面的字迹已经模糊不清了。

    杨磊嘴角微微勾动了一下,他心里很得意。

    王立峰都快气死了,众目睽睽,都看到郭颖颖有发票了,杨磊这样不是欲盖弥彰吗?说不定郭颖颖那张发票就是假的,但现在谁能作证?

    颖颖大哭,指着杨磊告状:“王副专员,你看他……,呜呜”

    王立峰实在没了办法,只好挤出笑脸:“郭颖颖同志,我应该做出检讨,今天,差点信了杨磊的话,误会了你。”

    杨磊一愣,随即想到了自己的不妥之处,脸色立刻就白了,眼看着王立峰要洗脱他自己,拿自己顶缸了,怎么办?

    颖颖的发票的确是有水分的,出证明的那个苗圃,只是渤海省一个村办的企业,根本就没有什么富士果苗,他们拿了颖颖五百块钱,想办法给她了这一张发票。

    颖颖心中高兴得发狂,表情却做出一副感激不尽的模样:“谢谢王专员,还是老同志觉悟高,不然我今天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王立峰两眼眯成了一条缝,摆出非常和蔼可亲的模样道:“郭颖颖同志,话可不能这样说,你要相信组织,相信正义。哦,对了,有件事我得过问一下,,果苗是怎么丢失的。你,还有杨磊,一起跟我去睿城公安局吧,这件事情得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这个老毒物,他现在是想尽一切办法,要把郭颖颖带走,只要人在他手里,杨磊就投鼠忌器,有所顾忌。

    颖颖也立刻就看穿了王立峰的心思,她坚决拒绝道:“王专员,丢失果苗的事情我不了解,去了公安局也说不清啊,你还是带了解情况的同志去吧。”

    王立峰一看颖颖这样警觉,知道事情不好办,但他还是不肯轻易放弃,便板起脸来:“郭颖颖同志,虽然你不了解真相,但你被杨磊误会,也算是有牵扯的人员之一,这一趟还是必须去的。”

    颖颖不能硬抗,只能想办法拖延,她笑了一下:“好吧,王专员,我把工作安排一下吧,二道河都是临时工,我不能说走就走的。”

    王立峰如何肯答应:“郭颖颖,这有顺车呢,你还是别磨叽了。”

    颖颖坚决地摇摇头:“王专员,还是本职工作要紧。丢树苗的事情都过了半年了,也不在乎再多几天,我回头坐公交车去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王立峰恨不能把颖颖抓起来塞进车里,可众目睽睽,他不能那么做啊。

    杨磊看出来了,立刻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道歉说:“颖颖,都是我不对,是我心眼小,以为你肯定会报复我,这才怀疑你的,今天事情说清楚了,我心里也舒坦多了,咱们去公安局,把事情讲清,对我也是一个警告,对你,那可是彻底澄清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颖颖点头:“杨磊,你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还我一个清白,我真的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杨磊气得要死,他前面铺垫了几句,是为了让郭颖颖乖乖跟着去睿城,可郭颖颖却根本不提去睿城的事儿,反而一再强调她的清白,自己简直像是宣布她无辜一般。

    苗圃的职工看着他们三个人一来二去的争执,脸上都有些疑惑:“为何一定今天去睿城?”

    “是啊,留给郭颖颖半天时间,让她安排一下才是,毕竟这一大片苗木得要人照顾呀。”

    “咦,丢树苗的事儿,似乎跟郭颖颖无关呀?怎么不让保卫人员去呢?”

    “就是呀。”……

    王立峰听到这里,知道再来硬的,会让人看出破绽,他没想到郭颖颖这样一个年轻女娃,居然如此难以对付,只得装出很好说话的样子笑了笑:“那好吧,颖颖同志,那我就走了,你这样的好同志我很喜欢,你什么时候来睿城,别忘了到办公室找我,谈谈工作、学习。”

    颖颖暗暗松口气,笑着回答:“是,谢谢王专员,我一定会去拜访你。”

    王立峰走向小汽车,杨磊有些蔫头耷脑,跟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颖颖下定决心,只要王立峰一走,她立刻就得去告状,省里不行,那就去北京,事情不能再拖延,不然,她怎么死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但王立峰肯这样放过自己吗?

    就在这时,路上响起一声汽笛,接着,从树林那边拐弯处,过来一辆吉普车。

    王立峰眯缝起眼睛,朝吉普车看了看,站在车边没有动,没过几分钟,吉普车就在附近的路口停了下来,三个穿着白色警服的人从吉普车里钻出来,他们看到王立峰,急忙上前握手问好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来做什么?”王立峰问。

    “报告王副市长,我们找郭颖颖调查案情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们去吧,我这就先回睿城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见,王副市长!”

    “再见!”王立峰走了,钻进了汽车了,但汽车却没有发动。

    三个警察走过来:“哪位是郭颖颖?”

    “是我!”颖颖怎么都觉得有些不太对劲,但她即便不答应,也有别人指出她,还不如大方些呢。

    “去年冬天,你是不是报过案?”前面的警察问。

    “一个五千块钱的财务纠纷。”后面的警察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!”颖颖答应。

    “那就请你走一趟,当时你是电话报案的,我们要再做一次笔录。”

    事情怎么可能这么巧,压了八九个月的事情,怎么今天忽然被翻出来?

    想想刚才王立峰的企图,颖颖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吗?怎么办?

    颖颖的心里,一遍一遍地重复:不能去睿城,不能去睿城,可是,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“公安同志,能不能给点时间,让我安排一下工作?”

    三个警察根本就不肯通融,他们一起摇头:“不行!”

    原来,王立峰的后手在这里,他可真狠毒,不置颖颖于死地不肯罢休呀!

    见颖颖站着不动,一个年轻些的警察狠狠瞪了过来,语气不善地催促道:“快些!”

    颖颖皱眉:“我又不是罪犯,协助调查而已,你总得容我收拾收拾,安排一下工作吧?”

    那年轻警察更是不耐,大声训斥道:“我们调查了这么久,好容易有些线索,你磨磨蹭蹭的什么意思?想包庇坏人吗?”

    自己笔录都没做,只电话报案,事情过去又这么久,他们是怎么调查的?这话骗鬼都不信,颖颖气愤地想,但愤怒不解决问题呀,颖颖只能继续央求:“事情都过去了快一年了,也不在乎这一半天吧?二道河还有十几号人指望我吃饭呢。”

    “少啰嗦,是你听我们的,还是我们听你的?”年轻警察语气狂躁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听你们的。”颖颖已经想出办法了,她微笑了一下,尽量语气温和地说道:“公安同志,先进屋坐,喝口茶,我这就配合你们做笔录。”

    三个警察不禁面面相觑,是啊,凭什么不能在这里做笔录呢?但他们接到的命令,是把郭颖颖带到睿城的。

    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但大多数执法者却总觉得自己高人一头,尤其是这个时代,多数人连平等的概念都没听过。即便是后世,有些警察说话的时候,依然凶声凶气的。

    年轻警察态度粗暴地命令颖颖:“别磨叽,我们等着回去交任务呢!”说着,从腰间把手铐拉了出来,颖颖若是再不听话,他就要来硬的了。

    跟在颖颖身边的成浩上前一步:“公安同志,你们只不过是做个笔录,为何非要去睿城?”

    那个年轻警察一把就要将成浩推到一边,却被成浩反手推开。

    “哟喝,手下还有两下子!”三个警察立刻拉开了架势,把颖颖和成浩包在中间,杨森另一个战友午修文冲过来:“你们还有没有王法?”

    三个警察一起道:“我们就是王法!”,然后气焰嚣张地威吓说,“郭颖颖,你敢对抗调查,我们就敢逮捕你!”

    警察哪怕是错的,也不能反抗,这是权力机关的特权,颖颖真的难以抉择,成浩和午修文倒是很忠心:“主任,怎么办你一句话,我们绝不退缩。”

    颖颖心中一阵感动,但她和成浩和午修文两天前还是陌生人,没有任何情分,凭什么让人为她冒险!

    怎么办?颖颖真的再也想不出办法来了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