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150章 斗勇

    “后来,果苗长出来,我越看与不像,大概有一尺高时,我带了几棵上到省农研所求教,苹果专家王普老师虽然病了,可他的助手李文研究员还健康着呢,他告诉我,这根本就不是富士果苗,我当时都懵了,不知杨场长这么做为的是什么,本来,我还要找他论理呢,谁知道回来就听到咱苗圃谣言纷纷,说我盗卖了富士接穗,我慌了,我一个才毕业的学生,怎么能扛过杨场长这现任领导?还有,大家今天也看到了,王副专员来了之后,也不问青红皂白,就信了杨场长,我若是没有防备,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那时,我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,四处找关系,买了一批富士接穗,把这些果苗全都嫁接了。”

    苗圃的人都听出来了,杨磊打着怀疑的幌子,这是要把郭颖颖置于死地呢,给人家假的富士果苗,然后诬赖她盗卖,被郭颖颖发现了,他又倒打一耙,说人家偷窃了去年的富士果苗。

    颖颖看到大家的眼神里,有人愤怒,有人不平,心里大喜,她继续装无辜,装柔弱,眼泪越发流地厉害:“呜呜,杨场长,当年你攀上高枝,和我退婚,我也没有赖着你,没有说过你一句坏话,是你做了亏心事,你良心不得安宁,怎么反而还要害我?我若真的被你诬陷成功,背上一个盗贼的名声,才能显得你是好人了吗?才能证明你眼光远大,及早和我分手,是正确的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杨场长原来和郭主任订过婚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退亲?郭主任这么漂亮,他也舍得。”

    “没听见吗?攀了高枝。”

    “没听说杨场长的老丈人是大官儿?”

    “嘘!不见得一定得是老丈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看王立峰的眼神都变了,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,大家确定,杨磊的老婆,大概是王副专员的亲戚。

    杨磊见越描越黑,气得跺脚:“郭颖颖,你少胡说八道,我对你还不好吗?”

    颖颖哭得更委屈:“这就是你对我好了?场里丢了东西不报案,然后强安到我头上,说我偷的。你为什么要诬陷我?我一个弱质女流,人生地不熟,五百棵树苗,那不是几棵树木,抗在肩头就能拿走的,五百棵,天寒地冻,光把它挖掘出来,都非一日之功,我怎么偷的?谁帮的我?你今天口口声声说是怀疑我,若不是心怀叵测,还能是什么?”

    颖颖这话说得十分入情入理,苗圃的员工有一次忍不住窃窃私语,再结合今天发生的事情,若说杨磊没有心怀鬼胎,恶意诬陷,鬼都不信!

    杨磊脸上冷汗涔涔,今天,若是只有苗圃的员工,他或许还不会这么害怕,可王立峰就在面前,若是王立峰见他不可救药,不再帮他,那他可就死定了,说不定,那五百棵富士果苗,还被栽在他的头上。

    是的,若不是他监守自盗,为何不报案?为何一心想要郭颖颖顶缸?而且,当场里的员工发现树苗丢了,他还出面解释,说是上级调走了,不是他偷的,为何要故意遮掩呢?

    王立峰心里这个气啊,他没想到,自己今天过来,不但不能给郭颖颖定罪,简直是给她正名来了,若不能抓走郭颖颖,拿什么威胁杨森放人?谷明泉暴露了,他老婆就难过关,那个女人为自己做了多少缺德事?还有他王立峰的很多事情,她也清楚啊。

    若是上级追查下来,他王立峰难免会被判上个十年八年,想想在人生的最后一程要在囹圄里度过,王立峰就心慌不已,焦躁难安。

    怎么才能带走郭颖颖?王立峰眼珠子一转,立刻就有了主意,他往前一步,狠狠踢了杨磊一脚:“今天,若不是我亲眼所见,差点又被你蒙蔽了,我要撤了你!”

    杨磊见自己担心的事情竟然真的发生了,顿时脸色苍白,虚汗淋淋,像断了脊梁的癞皮狗。但他即便是落水狗,依然还要挣扎一二:“郭颖颖,你说这些接穗是你买的,证据呢?”

    颖颖针锋相对:“杨磊你刚才口口声声说我偷了苗圃的树苗,证据呢?”

    杨磊气得要命,但还是咬住颖颖不放:“别想浑水摸鱼,你拿出证据,不然,这些接穗依然是贼赃。”

    王立峰对颖颖露出笑脸,似乎是关心爱护颖颖,但说的话和杨磊一样恶毒:“郭颖颖同志,你把证据给大家看看,我在这里,给你洗清冤屈,今后,谁也不敢再说你坏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王专员。”颖颖答应了一声,让小山去取证据来。

    小山一脸憨厚,拿着买接穗的发票,却先给围观的苗圃职工看。

    “哎,小山,快给领导看!”颖颖喊了一嗓子,还不好意思地扭头给王立峰解释,“山里出来的,不懂规矩,王专员不要介意。”

    王立峰气得要死,他拿着票据看了几眼,交给了杨磊,同时,眼睛眨了几下。

    杨磊不明白王立峰这是什么意思,拿着发票发愣,他心里真恨呐,郭颖颖做事如此完美,这不是要置他于死地吗?

    若是没有发票,事情可就好办多了,没有发票……没有发票,杨磊忽然大悟,指着发票上的公章:“郭颖颖,你敢造假!”

    “我没造假!”颖颖辩解道。

    看到王立峰微微笑了一下,杨磊越发肯定自己这样做是正确的,他狠狠瞪着颖颖:“这发票一看就是假的。渤海省那边的接穗多紧张?我们国营的苗圃去求购,人家还推三阻四的,若不是王普教授动用私人关系,根本引不进大西来。”

    颖颖又开始哭,十分心疼的模样:“呜呜,我花了高价,五百棵接穗,我花了一万五千块,发票上写的清楚,这片果苗,我根本一分钱都挣不到,一棵果苗的价格黑市才能卖出三十块。呜呜,我赔了钱,还被人污蔑,老天爷,为何要这样对我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