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146章 定情

    (恭贺新春!敬祝各位读者君新的一年,万事如意!!!)

    王明飞手里拿着一张硬纸片,从门缝插到房间暗锁的锁头位置,只听轻微咔嚓一声,门锁开了,王明飞无声地推开房门,杨森方一凡等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这间房里有三个床位,黄玉屏被捆在最中间那个上面,她嘴里塞着破布,蜷着身子,嘴里呜呜地表达着她的愤怒之情,床边,有个黑胖的男人,只穿着背心短裤,淫笑着伸出手,摸向黄玉屏的胸前,其余四个坏蛋,一个个流着口水,眼露艳羡。

    黄玉屏又惊又怒,一转眼却看到了杨森,她的眼中,立刻便涌出了泪水,这样不堪的场景,竟然被心爱的人看到了,让她情何以堪?

    杨森手里提着的半块砖头呼一声就飞了过去,没想到那黑胖子十分灵活,头一歪躲过了,杨森在这个空档,已经把自己的衬衫盖在了黄玉屏的身上。

    屋里一共有五个坏蛋,就那个黑胖子还有点战力,其余的没几下就被打倒在地。

    幸好,这时的天气还有些热,这个房间又是招待所的顶层,被太阳整整晒了一天,十分闷热,没有人入住,而且,多数住宿的顾客都在外面纳凉,打斗的声音,并没有招来外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坏蛋被捆住,塞住了嘴巴,杨森让小方他们带人撤退,坏蛋则交给市刑警队。睿城行署现在改成了睿城市,刑警队是刚建立的,队长曾经是李绿城的警卫员,十年里他也受尽磋磨,肯定不会是王立峰的爪牙,不会把这些坏蛋轻易释放。

    战友都走了,屋里只有杨森和黄玉屏,杨森这才急忙解开黄玉屏被捆着的双手,幸好,谷明泉要到半夜才来,威胁黄玉屏撤回内参,那些坏蛋还不敢太过分。

    但黄玉屏已经实在忍不下去了,她全身哆嗦着,压抑地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杨森心里也特别难过,他伸手想握黄玉屏的手,打算安慰她,黄玉屏却像触电一般跳起来:“别碰我,我脏!呜呜——,我要洗澡!”

    杨森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,他一把就把黄玉屏抱在了怀里:“是我不好,都怪我!你是最好的女孩,你是这世上最干净女孩子!”

    黄玉屏拼命挣扎,杨森却紧紧抱着不放手,他嘴里不断地自责道:“玉屏,是我不好,若不是我和那些坏蛋虚与委蛇,异想天开地利用他们,也不会拖累你受这么大的罪,你肯原谅我不?要是你不嫌弃我,我们明天就领结婚证好不好?玉屏,我以为,我爱的人是郭颖颖,其实,你早就走进了我的心,下午,听说你失踪了,我的心都碎成片儿了,我那时才明白,我原来也会见异思迁,玉屏,我是大坏蛋,竟敢对你的情义视若无睹,玉屏,我还是个大笨蛋,异想天开与虎谋皮,玉屏,我是个混蛋,负心薄幸见异思迁,玉屏,我知道我不配你,可我爱上你了,这怎么办呀?没有你,我不知如何才能活下去,玉屏,我只能厚着脸皮求求你,求你不要嫌弃我,给我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,让我有机会为你当牛做马,我愿意这一辈子,都听你的,呵护你,保卫你,为你服务……”

    杨森颠三倒四地诉说着自己的心声,双臂紧紧抱着爱人,失去才知道可贵,这半天,就像活在地狱里一般,没有阳光,没有欢乐,他真的好怕,怕这样的日子无休无止,没有尽头……

    杨森自顾自表达着心意,黄玉屏却哭笑不得,有这样求爱的吗?但她的心里,为何满满都是感动呢?心愿得偿,苦苦追求的爱情终于绽开美丽的花朵,本来该是欢笑的事情,黄玉屏却忍不住呜呜痛哭起来。她追杨森,追得好苦好累呀,说实话,追她黄玉屏的人,都能编成加强排,她却倒追一个没有工作的农村人,闺蜜骂她鬼迷心窍,黄玉屏也不为所动,她唯一难过的是杨森不领情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今天她遭逢大难,差点都不想活了,却忽然云开雨霁,心愿得偿。

    他俩就这样拥抱着,哭完了笑,笑完了哭。

    杨森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愿望,只觉得心里被酸涩和甜蜜塞得满满的,他也是人啊,也希望付出的情感能够得到回报,黄玉屏对他的爱意,其实早就打动了他的心,只是,杨森却放不下颖颖,他现在才知道,那份放不下,已经不是爱情,而是因为父兄的无耻,令他深感对颖颖的歉疚,他潜意识地认为,自己只有一辈子对颖颖好,爱护她,关心她,良心才能获得片刻的安宁。

    想到颖颖,杨森猛然清醒,可是这个时候,他如何敢提颖颖的名字,再伤黄玉屏的心呢?

    “玉屏,半夜了,我送你到我战友家里住半宿吧。”招待所什么的,实在太不安全了。

    “嗯!”黄玉屏答应了,去了卫生间洗过澡,乖顺地跟着杨森上了汽车。

    杨森载着黄玉屏和战友小胡、小程,到黎明烩面馆时,那里刚刚打烊,面馆老板就住在饭馆后面的院子里,这是他家祖传的私宅,院子里起了二层的楼房,十分宽敞,杨森停了车,见黄玉屏在身边睡着了,忍不住爱怜地摸了一下她的脸颊:“瞌睡虫。”

    黄玉屏痛苦地呻吟了一声,杨森的手也僵住了——黄玉屏发烧了,脸蛋儿又潮又热。

    杨森匆匆倒车,朝着最近的市人民医院开去……

    再说谷明泉,听说黑胖子井桂廷几个被抓了,气得暴跳如雷,这可是他直接授意的,那些人进了刑警队,他无论如何也跑不掉了,谷明泉和他认识的派出所民警李钢截住小方,无奈小方是个眼里揉不下沙子的,竟然拖着李钢一起去了刑警队。

    谷明泉见事情难以挽回,如热锅上的蚂蚁,连夜敲开了王立峰的家门,他们是一条藤上的蚂蚱,跑不了你,也脱不了他。

    王立峰听谷明泉说了经过,气急败坏,他在屋里转了几圈,揪着站在一边的吴三凤衣领,就是一通耳光,打得吴三凤嘴角流血,扑倒在地,到了这时,他还想撇清自己,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别人身上。

    谷明泉见事已至此,王立峰竟然还在做梦,站在王家的客厅,无声冷笑了几下,这才挤出一脸笑容:“王专员,嫂子不仅伺候王妈妈八年,还为你洗衣做饭生儿育女,就算没有功劳,也算是有苦劳的,这么好的人,你非但不敬着爱着,居然还这样对她,多让人寒心啊,俗话说,少年夫妻老来伴,你难道就不怕后半辈子寂寞,没人照顾吗?”

    王立峰颓然地坐到沙发上,表现出一副非常无奈的样子:“这些我都知道,可你们,你们捅了这么大的娄子,我怎么收场啊?”

    谷明泉没有再说什么,他其实在警告王立峰,这个时候,想要撇清太迟了,吴三凤做了那么多事情,若是没有你撑腰,没有你默许,她能做出来吗?不要以为打她一巴掌,就打出你王立峰的清白和无辜!

    王立峰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?那几巴掌,除了将来万一出事,为洗脱自己做铺垫,还有警告谷明泉,出事了最好自己兜着,不要乱攀咬,他王立峰倒了,大家都没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谷明泉心如明镜,为了缓和气氛,他劝说了哭哭啼啼的吴三凤几句,然后又腆着脸走到王立峰身边:“专员,现在不是闹意气的时候,下一步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王立峰咬了咬牙,抓起电话,接通了刑警队。

    是的,刑警队的队长和王立峰不对付,但指导员童国光却是个和稀泥抹光墙的主儿,做事不讲原则,只讲情面。非常不巧的是,这天晚上值班的,就是童国光。

    “王专员,我可以把人放了,但,杨森他们要追问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会安排好一切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王专员,你处理好了那边,我就放人。”童国光既然是两面光,当然不会把自己架到火上烤。

    王立峰放下电话,气恼地拍了一下茶几,但童国光不是他的人,也不归他管,能做到这一步,已经很不容易,王立峰没法再逼迫对方,只好想办法对付杨森。

    谷明泉试探着提醒了一句:“杨森对那个郭颖颖十分依赖,还总是护着她。”

    王立峰点点头:“知道了。杨森是很多情,我这回,就要让他尝尝多情的后果,不要以为有一帮特务连下来的战友,就能为所欲为,哼!”

    谷明泉见王立峰肯伸手,大喜过望,竖起大拇指恭维道:“老将出马,一个顶俩,我这就去找杨森,让他老实点,哼,是虎让他趴着,是龙给咱盘着!”

    杨森到了医院的急诊科,医生为黄玉屏检查了一下,只是受惊受凉导致的感冒,他这才松了口气,没想到,他这一泄气,竟然靠着医院的墙就滑坐在地上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小胡和小程吓坏了,一面大喊“医生——”一面把杨森往医院的急救室送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