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120章 郭九江的弱点

    到了菜地,颖颖非常意外地看到了郭大伟夫妇,她和这俩不熟,打过招呼,四下查看起来。

    郭大伟老婆叫水莲,除了有些富态,长相倒也算漂亮,很白,皮肤水嫩嫩的,她手里拿着锄头锄草,常年不干农活,胳膊没劲,锄头在手里就不那么听话,颖颖看着锄头左歪一下,右斜一下,紧张极了,真怕她把西红柿苗儿锄掉了。

    谁知怕什么来什么,噗一声,她就把一个根部砍断了一半,气得颖颖立刻瞪圆了眼睛:“大伟哥,嫂子没干过农活,你就别勉强她了。”

    郭大伟的脸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水莲气恨地瞪了颖颖一眼。

    “嫂子,咱们家怎么也不缺你干活儿,这不雇了人吗?”看在郭九江的面子上,颖颖好声好气地道,“你看我也不干活,没人说的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水莲眼睛瞪得更狠,但很快就收敛了,堆起笑容道:“颖颖,我这不开始学了嘛,很快就好了的。”

    颖颖看着那苗西红柿心疼啊:“嫂子,你想做农活,先去麦子地里练习,那里锄坏了不值什么钱,这一苗西红柿值一块钱呢。”

    水莲重重地把锄头往地上一撴:“颖颖,我知道你是咱两家的大功臣,可嫂子我也不是吃白饭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嫂子,你说得对,我听说了,你和大伟哥在城里,可给九叔挣面子了,好容易回家来,你就好好歇歇吧,我是村里长大的,不会干农活九叔九婶都能理解,更别说你,从小城里长的了。”

    颖颖本来是好意,没想到越说水莲的脸色越难看,连最起码的笑容都没了。

    郭连弟急得一个劲地暗示女儿回家,颖颖却不动窝,她不能让水莲再这样祸害了。

    颖颖不走,就那样看着水莲,水莲拄着锄头低头站着,和颖颖别劲儿。

    郭大伟实在没法装看不见了,讪笑了一下问颖颖:“咱家这一亩大棚,一年耗费也挺大的吧?”

    颖颖点头:“是啊,大伟哥,化肥农药种子地膜,还有雇工,一年最少也要两万块呢,去年刚开始就更多。”

    大伟咧咧嘴:“这么多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大伟哥,想要多收入,就要多投资,九叔为了这块地,可真操碎了心。”

    因为郭九江强势,郭连弟只管干活儿,这样两家人才能合作下去,不然,你想指挥我,我想指挥你,那不光吵架了?

    说起来郭九江人真不错,从来没有因为谁干多干少有意见,颖颖真心为他点赞。

    “颖颖,这种大棚菜赚钱吧?”

    颖颖奇怪地看了一眼郭大伟,赚钱不赚钱他不知道吗?

    郭大伟有些讪讪的:“我和你嫂子在城里工资很低,过得紧巴巴的,也想回来种大棚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啊!”

    “颖颖也觉得好?”

    “大伟哥不觉得好吗?”

    “颖颖,我爸最听你的,你给我爸说说,让我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颖颖摇头:“我只负责技术问题,别的九叔未必就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试试,颖颖,你不试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颖颖看了看肥嘟嘟的水莲,又看着发了福,挺着小肚子的郭大伟:“大伟哥,种菜很辛苦的。”

    无奈,郭大伟根本不信:“颖颖,我每次回家,爸爸妈妈不都在家闲着嘛。”

    儿子一两个月才回来一次,若没有非常紧要的事情,爸妈难道还在他们面前秀辛苦吗?何况还有那么可爱的孙子,九叔九婶恨不能不错眼地看着,怎么能到地里干活儿?

    “我们分苗、移栽的时候,那是一天十二个小时蹲着,连吃饭都在地头进行的,一天下来,脖子、腰、胯、腿,哪儿哪儿都酸得不会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年也没几回那样的,不是还有雇人吗?”

    郭大伟不撞南墙不回头。

    “大伟哥,这片地是我和九叔承包的,你们想练手,另外换个地方,嫂子又锄断了两苗,我实在受不了了。”颖颖心疼地从地上捡起断苗,举到郭大伟面前:“就我来的这会儿,四苗,四块钱就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一年能挣几万吗?四块钱算什么?”水莲白了颖颖一眼。

    “嫂子一天能挣几个四块?”

    水莲在城里也不过是临时工,站柜台一个月三十块,她的脸立刻就黑了。

    一天只能挣一块钱的人,竟然对四块钱不以为意!

    郭九江能耐,能挣钱给儿子贴补,他们的日子过得太舒服了,把钱不当回事儿。

    “大伟哥,我说了,这地是我家和九叔合伙的,你们不是分家了吗?要种大棚,自己另辟一块地,不要拿我的东西练手。”

    颖颖翻脸了,她没想到郭小伟勤快、聪明,这个郭大伟怎么又蠢又自私还自以为是?

    郭大伟的脸也黑了下来:“哼!这地有我爸一半,就有我的份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叫九叔过来,先商量好锄坏的苗儿怎么算吧,我和他的合同里,可没有这一项练手费。你们一个人半个小时坏了四苗,这样算的话,一人一小时八苗,一天八小时就是一百二十八苗,一个月就是三千八百四十块钱,你们不在乎这些小钱,我在乎,我赔不起。”

    水莲气狠狠地把锄头掼在地上,又压着了两苗西红柿,颖颖心疼地蹲下去,一棵还有救,另一棵被砸掉了上面的尖儿。

    颖颖狠狠瞪了郭大伟一眼:“你就作吧,再这样,我就退出,你家人爱怎样折腾怎样折腾去。”

    颖颖拉着爸爸的胳膊,气呼呼地出了地头,回家了。

    天黑的时候,郭九江提了一瓶城固特曲,一块猪头肉来找郭连弟,说是老兄弟坐一起喝几盅。

    一瓶城固特曲才一块多钱,供销社还有洋河大曲呢,三块多,郭九江不是没钱的人,却舍不得喝。

    这个世道,真正创造财富的人,因为深切感受到一分一厘得之不易,反而舍不得花钱,凡是能大大方方毫不心疼花钱的人,常常不是真正做事的,就算那个花钱大手大脚的是个创业者,那肯定也是利用关系和权利,空手套白狼的,而不是殚精竭虑、一颗汗水摔八瓣儿靠劳心劳力赚钱的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