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107章 光杆司令

    王立峰看见这一幕,气得又是一阵肝疼,老婆真笨呐,去医院,那些医生还不得听自己的?就算真的还是处/女,他也能让她变成不是,这个郭颖颖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可恨老婆没有抓住这样的机会,她那么一退缩,周围的人还不什么都明白了?

    颖颖哭起来:“你为什么不肯和我一起去?你其实很明白我没做错什么!呜呜——你为了自己的那点儿私心,污人清白,你是要把我往死里逼呐——,你不仅是没良心,根本就是没人心,狼心狗肺黑心烂肺,是最坏最坏的坏女人,呜呜——”

    颖颖这话骂的狠,养尊处优这么些年,吴三凤何尝听过这样的话,她直气得浑身哆嗦,脸色发青。

    王副专员终于走到了跟前,一肚子怒火已经到了濒临爆发的边缘,但他能坐到这样的高位,城府肯定不是一般的深,即便那样愤怒,还能表现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,他对颖颖道:“这位同学,不要哭了,你的问题,我马上派人调查,若是真有委屈,一定还你清白。”

    四周的声音一下子十分安静,有几个普通群众不怕王副专员的?法不责众,大家凑在一起看热闹,王副专员没办法,可若是再出头,那就等着烂吧。

    颖颖哭得更是悲切:“老同志,我本来早就订婚了,订婚了八年,她这个坏女人,非要给杨磊做什么媒人,我那时没有考上学,是山里户口,如何能和城市户口的女孩子争?可怜我等了杨磊八年,让她帮着姜水仙把人抢走了——

    呜呜,谁不知道姜水仙是她家免费的保姆?她舍不得给钱,便给她安排工作,还把她嫁出去,她用公家的资源,处理自家的私事,占尽国家的便宜,把我的男朋友抢走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王立峰见居然还在揭自家疮疤,不得不变了脸色,颖颖哭诉的声音一停下来,他又立刻变出和蔼的模样:“你看你一个大姑娘,在这里又哭又喊的像什么样子?不如去我办公室详谈,好不好?我一定秉公处理你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颖颖做出十分感激的模样:“谢谢您!老同志,办公室我就不去了,我私人的事情,怎么敢打扰老同志的重要工作?只求老同志百忙之中,能够过问一下,让我回去上班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?我得把事情问清楚哪!”

    王立峰在心里发狠:哼,进了办公室,你就是一块顽铁,我也能让它变成绕指柔。

    颖颖又不是傻子,怎么肯跟着去他办公室?

    “老同志,不用了。你只要打电话问问农校,问问科协,问问苗圃的人,就能知道我的事情,我想,你肯定更相信组织结论,而不是我个人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调查,就没有发言权,我不听听你怎么说,如何能掌握全部的事实?”

    “好的,老同志,那就在这里说好了,我相信老同志一片公心,可昭日月,无事不可明言。”

    “明言你个大头鬼!”王立峰在心里骂了一句,转过头对围观的人道:“都散了吧,该干嘛干嘛去,都没工作了吗?”

    没人围观,事情闹不起来,王立峰这是要釜底抽薪,他没想到郭颖颖一个年轻女孩,居然这么难缠。

    颖颖的菜车边上,还有摊位,几个小贩虽然低着头,装着整理蔬菜,却一个个的竖起耳朵,男人的八卦心,也不一定就比女的小。

    王立峰眼光扫过,知道今天不能多说了,甚至危险郭颖颖的事情都没法做,便装作忽然想起什么事情的样子,一拍脑门:“哦,小同志,我还有个重要会议,你的事情,我一定公道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老同志!”

    王副专员居然还能笑着对旁边的人点点头,这才转身往回走。

    吴三凤以为男人来给自己撑腰呢,没想到他竟然连看自己一眼都没有,不由得耷拉下了脑袋,缩起了肩膀——今天回去,男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,她有苦头吃呢。

    不过,吴三凤也有依仗,男人最多骂几句,却不敢做得多么过分——名义上,她伺候他妈八年整,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。

    内里,若没有她,王立峰或许都没命了,哪里还能在这里作威作福?还有,王立峰其实还怕她呢。

    菜市场恢复了以往的情形,颖颖把三轮车和上面的菜,一起送到自己那个小店。

    小店现在由杨赛赛管着,小山让颖颖送到科协下属的果园做临时工了,虽然一个月只有三十块,不及在这里挣钱多,但他能够学习剪枝和果树管理,比在这里有前途。

    杨赛赛很热情地迎过来,她虽然只上到小学二年级,以前只会加减法,跟着小山学了乘除,但赛赛能吃苦,挣钱的欲’望强烈,有股子不成功不罢休的泼辣劲儿,现在已经能够独当一面,赛赛的男人也来帮忙,这人老实巴交的,正好可以送菜、送货,打扫卫生,做出力活儿。

    颖颖和赛赛对了账,接了店里这个月的盈余,把自己卖菜换的零钱都给了她,这才找了一家饭馆,吃过之后往学校而去。

    校办的梁老师让秦阿姨通知颖颖,让她过去一趟。

    见到颖颖,梁老师笑道:“你还真有本事,苗圃那边打电话过来,让你上班呢。”

    王立峰这是怕颖颖再在菜市场闹事,先把她支开,颖颖不觉得到了苗圃,她就能过安宁日子,但人总要往前走,且行且看吧。

    颖颖对老师笑了笑:“谢谢梁老师!”

    梁老师重新给颖颖拿了派遣证,挥手和她告别:“好好干,这一级学生,我最看好你。”

    颖颖在宿舍休息了一晚上,第二天才去的苗圃,张场长看到她的脸色非常差,眼光是嫌恶和愤恨的。

    王副专员肯定骂他了,即使他并没错,王副专员还是要迁怒,那是他身居高位者的特权,不然,颖颖惹他生了一肚子气,他在哪里发泄呢?

    张场长把颖颖被分配到苗圃下属的二道河,这里原来是个河道,前几年兴修水利,河道理直去弯,这里成了一片滩涂,归苗圃使用。

    河泥是很好肥料,二道河滩却树木凋零,满眼都是野草,长得比人都高——苗圃的知青回城,人手严重不足,这里离城最远,道路也七拐八弯的不好走,便荒废了。

    场长给了颖颖一个二道河主任的名头,却光杆司令一个,要她如何完成栽种任务?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