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105章 对峙

    被吴三凤骂哭了好几回,小任也学乖了,这天大清早,她就在菜市场等着,颖颖九点多才姗姗来迟,她第一个冲上去买草莓。

    没有第二个顾客,颖颖想装都没法装,再说,她也打算要撕破脸了,便面无表情地道:“走吧,我不卖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我那里惹你了?”小任大怒。

    “你没惹我,你的主家惹我了,你走开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知道我主家是谁吗?你敢不卖?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卖给你,走开,不要耽误我做生意!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等着,我告诉吴阿姨去,今天,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狗仗人势说的便是这种货色。

    小任走了,旁边卖菜的好心好意地劝颖颖:“她能让你在这里混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打算在这里混了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把旁边摆摊的都说得闭了嘴。

    吴三凤很快就气势汹汹地过来了,她不相信小任的话,那些菜贩子,巴结她还巴结不上,竟然会不卖东西给她?

    小任被训得直哭,指天画地地发了毒誓,吴三凤这才决定亲自来看看。

    吴三凤很白,矮矮胖胖,穿个白绸衫月白宽腿涤纶裤子,远看着就像一个大面团,她走得一脸通红的来到颖颖的摊位前,十分威严地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颖颖头都不抬,只顾用菜叶子把车上的菜盖严实。

    小任怒气冲冲地对颖颖“哎!”了一声,颖颖还是不搭理。

    吴三凤没办法,只好语速缓慢,用很有压力的声音开口道:“这位姑娘,我问你,我怎么惹你了,你欺负我们家小任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不卖给她菜,怎么欺负了?”

    吴三凤又重重地“哼!”了一下,长期的身居高位,她浑身的威压,以为这样能让颖颖低头。

    颖颖平静地看着她的眼睛,脸上不喜不忧不怒,自然怡然。

    她不但不怕,竟然还懒得辩解,吴三凤只觉得一阵无力,声音略有愤怒地道:“你没欺负,她会哭吗?”

    颖颖冷笑:“她哭都是我欺负的?那你说,我怎么欺负她了?”

    吴三凤还真没仔细问,不由转过脸去看着小任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走开!”小任自从到了王专员家当保姆,还真没受过这样的冷遇,别说是卖菜的,就是市委大院里的人,看到她也得满脸微笑,所以,她自然觉得特别委屈。

    “你挡住不让别人买菜,我让你走开有错吗?”

    小任说不上来,憋了一会儿:“你不肯卖给我草莓!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卖给你,不行呀?”

    吴三凤不高兴了:“你为何不想卖给小任?”

    “我心情不爽,不愿意卖给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这样!”吴三凤白白胖胖的手指,点着颖颖的脸,她还真是气焰嚣张。

    颖颖还没有到和她对峙的时候,便略往后让了让,但嘴里却一点也不让步:“谁规定就必须卖给她?菜是我自己的,我想卖谁卖谁,不卖给她也是正常的,这就是我欺负她了?现在,你弄清楚了吧,我没欺负她,你让开,我还要卖菜呢。”

    自从嫁给王立峰,吴三凤大概就没受过这样的委屈,她气得脸色发青,浑身哆嗦,顾不得摆领导干部老婆的谱儿,声音尖细地指责颖颖:“卖菜的,你既然做生意,为什么不卖给小任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!”

    吴三凤没想到这样的回答,愣了一下,满脸疑惑:“因为我?我又不认识你,你凭什么不卖给我?”

    “你不认识我?看好了,你真不认识我?”颖颖站起来,在吴三凤面前转了一圈,“看好了没有?”

    这会儿是卖菜高峰期,大堆的顾客都围着看,虽然摄于王副专员的威力,没人敢起哄,但也偶有低声嬉笑,大家都觉得颖颖说得有趣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我怎么会认识你?你算什么东西,也配!”吴三凤很是生气,口不择言。

    “好,大家都听见她的话了吧?她说她不认识我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人家凭什么认识你?一个卖菜的。”有人为了巴结吴三凤,大声奚落颖颖道。

    “她都不认识我,却到处和人说我作风有问题,这是不是诬陷?你们说她那样是不是诬陷?”

    吴三凤大怒,声音尖细地嘶吼起来:“我什么时候说过你这话?你今天给我讲清楚,不然,就是诬陷我。”完了,她还双手叉腰,气势汹汹地瞪着眼。

    颖颖也手插腰,和吴三凤面对面,她比她高了不止十公分,令吴三凤十分感觉很有压力,不由自主地退后了一步。

    颖颖大声道:“我不过是揭了你的老底,你都这样受不了,说我污蔑。你空口无凭,到处说我作风有问题的时候,怎么就不想一想,那对我是怎样的污蔑、陷害?”

    “你,你,我都不知道你是谁,污蔑你,你也配,呸!”吴三凤忽然一口朝颖颖脸上吐过来,幸好颖颖个子高,及时躲避了。

    颖颖大怒,连着对着吴三凤的脸呸了三下,她个子高,口口都吐得很准,吴三凤差点气得犯了心脏病,跟捞出水的鱼一般,大口大口地猛喘气儿。

    颖颖提高声音,站在人圈的中间,对着围观的人道:“我叫郭颖颖,今年农校的毕业生,本来分到苗圃工作,吴三凤让人打电话去那里,说我作风有问题,苗圃把我退回来了,大家评评理,她见都没见过我,这么说我,是不是诬陷?”

    吴三凤气糊涂了,尖声为自己辩白:“你才诬陷呢!你若没有作风问题,怎么会传出那样的闲话?即便我不认识你,难道大家都不认识你吗?你和老师眉来眼去形容暧,昧,我都听人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听谁说的?敢不敢叫来和我对质?我的事情,有人几次给保卫科投匿名信,学校保卫科调查了我两三回,但事实证明,我是清白的,不然,学校为何没有给我任何处分?为何毕业分配科协点名要我?我找了这个躲在阴沟诬陷人的坏蛋很久了,你叫她出来,我什么时候,在什么地方,做了错事坏事?有谁看见了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