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102章 打听

    “?”颖颖跟没听懂一样愣住了。

    张场长很不高兴地摘下老花镜,瞪着颖颖:“你站我这里也没用,领导有指示,我就得执行。”

    “请问是哪位领导的指示?我昨天还在学校呢,为何没有听到任何处理我的消息?”

    张场长沉下脸儿:“你问我,我问谁去?”说完,他站起来,出了办公室,不搭理颖颖了。

    这是有人和自己过不去,故意整她呢,颖颖提着行李,调头就走,冤有头债有主,她和张场长较劲没有任何作用,也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颖颖回到学校,把派遣证交了回去,校办的梁老师万分诧异:“没有接到你被调查的通知呀?”

    颖颖能说什么?”

    梁老师打电话给苗圃,那边坚持说领导说的,被追问不过,透露了一点消息:“行署的王专员知道吗?”

    听到专员二字,颖颖的气儿就不打一处来,那个姜水仙,不是因为有个亲戚在行署当专员的吗?就是那个专员的老婆,帮她和杨磊牵线搭桥,硬生生拆了颖颖的婚事。

    颖颖又回到女生宿舍去住。

    自从王桂香出事,宿舍大门派了个大妈守门,颖颖平时都叫她秦阿姨。

    秦阿姨听说颖颖的事情,很是同情,过了两天,悄悄告诉颖颖:“你们果栽班有个女生,她姑妈是行署专员的老婆。”

    联想到刘涛顶了自己的名额,颖颖总算是摸到了一点事情的脉络——又是吴艳艳搞鬼!

    在教学楼前坐了半上午,颖颖把事情想了又想,这才去吴老师家,借了她的自行车,骑着去找赵曙光。

    行署大院的人家,几乎都买的是赵曙光家做的沙发,颖颖想,他对那里的情况多少有些了解。

    没想到赵曙光对行署大院的了解,比颖颖想象的多多了。

    “行署一共三个专员,你说的情况,大概是王副专员,农校、苗圃都归他管,若是别的专员,不会把手伸到他的地界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王副专员,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赵曙光知无不言,一边回想一边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王副专员的老妈瘫痪在床八年,除了雇了个保姆,常年还有年轻女孩在家帮忙做家务,嗯,以前是个姓姜的,管王副专员的老婆喊阿姨。”

    颖颖立刻便联想到了姜水仙:“是不是一个个子瘦高,皮肤白白的女的?小眼睛眯缝着,有点呲牙,嘴巴侧边有个痣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认识?王副专员妈妈刚病了的时候,很能闹,得有人日夜看守着,姜家两姐妹都在,后来姐姐嫁了,你说的这个女的,在这里干了好些年,前年还是大前年走了,嫁人了。”

    颖颖气恨地咬咬唇,原来姜水仙就是这样和行署专员成了亲戚的,王副专员的老婆,当姜家姐妹是保姆,最后用手中的权利,为她们安置工作,甚至连婚姻都帮上,用国家的资源为自己买单。

    姜水仙的行署亲戚,大官儿亲戚,就是这么“干”出来的,难怪她结婚之后,对杨森帮助很小。

    颖颖示意赵曙光继续说下去:“那个小姜结婚后,换了一个姓任的女人,哦,上个月,我还看到吴艳艳了,王副专员的老婆,就姓吴,吴艳艳把她叫姑姑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赵曙光停了下来:“是不是吴艳艳坏了你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很有可能,苗圃的场长说,行署领导打的电话,不许接收我,我还得想办法核实一下,是不是这个王副专员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帮你打听吧,我在行署大院有几个同学。”

    颖颖不想给赵曙光造成太大的困扰,便说了一句:“你方便的话,就问一声,不要太刻意,你家现在事儿也挺多的,我不想给你添麻烦。”

    赵曙光笑了一下:“没有你说的那么麻烦,我现在有老丈人罩着,生意亨通达三江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先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颖颖留下一大兜蔬菜,赵曙光变了脸:“你来就来了,带这些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赵曙光,我家就是种菜的,若是不带些过来,你让我怎么见老同学?我是那种抠门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你家种菜,就不值钱了?”他瞪着颖颖,颖颖也回瞪着他。

    赵曙光忽然嘿嘿笑了几声:“你厉害,我甘拜下风。”说着,拿起蔬菜看了看,“真好,真新鲜,今晚,我让妈妈加菜,你来不来?”

    “谢啦,我还有事要忙,再见!”

    “再见!”

    颖颖看时间还来得及,便去了杨森的工地,让他帮忙打听王专员此人,他有战友在行署工作。

    因为姜水仙的原因,杨森对王专员也不是一无所知,当即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颖颖。

    王专员是解放前在石睿山打过游击,是老抗日,完小毕业,就是小学文化,这在那一代人中已经是高学历了,****前是沁水的********,****初期受到过冲击,后来不知怎么,受到造反派青睐,十年时间,升到了行署专员。

    七九年八零年,文学作品很多是伤痕文学,其中很多是老干部被迫害的故事,颖颖随意问了一句:“这个王专员,是不是出卖了哪个老革命,换来自己好日子的?”

    杨森诧异地问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颖颖更诧异:“难不成是真的?”

    杨森摇头:“真不真的我也不知道,我听战友说的,原来行署专员李绿城,就是被他写材料揭发有敌特嫌疑,含恨自杀的。”

    “李绿城?不是前一阵开追悼大会平反的那个老干部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所以这段时间,很多人背后悄悄议论王专员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还这么猖狂,到处伸手?”

    “王专员说他问心无愧,李绿城的确被捕过,在被敌人押解的路上,幸遇游击队救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怀疑人家叛变,是敌特?”

    “嗯,****初期,不是怀疑一切,打倒一切吗?”

    “怀疑一切,打倒一切,那是红卫兵年轻不懂事,瞎叫唤的,他多大了,也跟着胡闹?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