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98章 你来

    想是这样想,魏先娃的决心也非常大,但众目睽睽,又没有“能不够”等作陪,她还是有些放不开,第一句道歉的话,说得比蚊子叫声大不了多少,周围人多嘴杂,竟然谁都没听见。

    王跃进不高兴地瞪了妈妈一眼。

    魏先娃咽了口唾沫,狠了狠心:“他七叔,以前都是我的错,我给弟妹和侄女儿道声歉,你大人不计小人过,不要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郭连弟哪有见过这样没脸没皮的女人?一时手足无措,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郭九江叹了口气,他在郭镇,自然见的多了,自己这个七堂哥,果然没招儿,他正要说点什么,颖颖从爸爸身后走出来:“王队长,你一家子这是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王长贵缓过神来,急忙低声道:“跃进建了个大棚,想买些秧子。”

    “去地里就是了,我家里又没秧苗。”

    王长贵叹口气,觉得郭连弟父女其实挺不错的,想到自己当日种种,忍不住有些羞愧,自责的话自然而然地说了出来:“是我不好,小肚鸡肠,当时不该阻拦着不让你家落户,郭七哥,我给你道歉了。”

    王跃进憋了半天,见颖颖比较和气,又冒出一句:“郭颖颖,咱们都是年轻人,别和他们老辈儿的人这样,眼光短浅,只看到手指头稍稍,以前,都是我爸的不是,你就原谅了吧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说颖颖目光短浅,还是说他爸的,反正这话让人听着不舒服,王长贵瞪了儿子一眼,郭连弟也不高兴地瞪了一下,王跃进脸更红了,对着颖颖摆手:“不是说你心眼小,是我爸。”

    王长贵被口水呛到了,咳得满脸通红,上气不接下气,眼睛瞪着儿子,却不敢训斥,唯恐被别人误会了。

    围观的郭家人都笑起来,看王长贵吃瘪,是他们最大的心愿,现在,大家都觉得满意了。

    王跃进见又说错了话,紧张地双手哆嗦,王长贵嘀咕了一声:“没出息!”

    王跃进轻声反驳:“你有出息!”

    王长贵被儿子当众反嘴,丢了人,神情反而放松了,反正已经丢人了,也不在乎再丢人,便郑重地给郭连弟道歉:“郭七哥,以前种种,都是我王长贵的不是,今后,我一定不和你做对了,你给九江说一声,卖我一些菜秧子。”

    郭连弟是个心软的,想答应又怕堂弟、女儿不同意,便转过视线,不看王长贵。

    王跃进急了:“郭颖颖,要不你打我一扁担如何?只要你消气,卖给我菜秧,怎样都行。”

    颖颖被逗笑了,很大度地摆摆手:“你都说了,我们年轻人不和他们老辈的人计较,我还打你干什么?你又没惹过我,好啦,我这就给九叔说一声,给你匀出些苗儿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王长贵知道颖颖要提条件了,紧张得很,唯恐太苛刻了,自己难以办到,今天这趟就白来了。

    “王叔能不能和队里的人商量一下,把我家院子东边那片沙滩地承包给我,年限要放长一些,我才好做建设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那片沙石滩除了几棵酸枣树,草都没多少,能干嘛呀?估计白送给郭家,队里的人都没意见,王长贵没想到如此好办的条件,高兴地咧嘴笑了,“没问题,你包十年都成。”

    颖颖摇头:“五十年!”

    “啊?”王长贵一分钟傻了两回,“你想做什么?”随即觉得自己问的不应该,便改口道,“没问题,我明早上就开代表会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颖颖很爽朗地应到,“我们签完合约,太阳正当时,你们就可以开始移栽菜秧儿了。”

    王跃进高兴地咧嘴笑,王长贵也挺高兴,只是强做严肃状,唯恐颖颖反悔了。

    郭九江没想到颖颖竟然提这样的问题,心里连连叹气,想挽回却一时没有办法,只好看着王长贵带着老婆儿子离开了。

    巷子里郭家的人都觉得不解气,七嘴八舌地说颖颖:“你刚才真该让振兴把王跃进打一顿,那小子和他妈一样不是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王长贵根本就没安好心,这一回轻易饶了他,回头还不知憋什么坏呢,颖颖,你还是心太软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颖颖还是年轻啊。”

    人散了,郭九江跟着来到颖颖这边,他叹口气:“颖颖,九叔本来想狠整王长贵一下,这些年,九叔都快憋死了,没想到你就这样放过了他。”

    颖颖笑了一下:“九叔,有魏先娃在那儿顶着,什么丢人败兴的事情,她都能做出来,也不能把王长贵怎么样了,反而还显得咱不大气。”

    郭九江想了想,也的确是那样的,自己觉得憋屈,还不是因为每次出事,王长贵都让女人打头阵吗?掉回头,他该干什么干什么,一肚子坏水儿,记吃不记打。

    “颖颖,你要那一片河滩能做什么?”郭九江换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九叔,你说,夏天哪里到底能聚住水不?我家临水而居,那风光,想想都美得不行呢。”

    郭九江嗨了一声,心里想:丫头还是太年轻了,这里是北方,她还当是江南呢,不过,这话他不能说,便换了话题:“七哥,你家搬到村外住,我去就没有这么方便了。”

    开春之后,天气暖和,建好的新房子里面用石灰和了棉絮抹白,现在已经干透了,新家具也做好了,颖颖家下个星期就要搬新居。

    郭连弟也很不舍,脸上有些惋惜。

    颖颖插了一句:“一样方便的,九叔,你从珍珠泉回来的路上,不刚好路过吗?”

    郭九江一想,笑了:“对,对!”

    第二天,王长贵便把张治家和郭九江、郭老四叫到一起,把颖颖家外面那片河滩包给了郭连弟。

    张治家见颖颖要一片不毛之地,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要价,狠了很心,要颖颖交一千块的承包费。

    郭老四当既发飙:“一个砂石滩,荒了几十上百年,连一根草毛都不长,你竟然还敢要一千,来来来,一千块包给你,你来,看你能种出个屁来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