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身空间:重生80年代 第97章 三十年河西

    王长贵回到家,把王跃进训得狗血浇头,可再怎么骂儿子,他还是没法眼睁睁看着儿子错过一季庄稼。郭九江这里走不通,他并不死心,又打起郭连弟一家人的主意。

    无奈郭连弟对王长贵心怀怨愤,每次都借口自己不管事,一推六二五的,说也是白说。

    转眼三天就过去了,王长贵急得嘴里出了一串燎泡,只能喝点稀的。

    魏先娃看到男人这样,也是焦急得像个热锅里的蚂蚁,这天她正在村口逡巡,看到颖颖下了公交车,就急忙挤出笑脸迎了上去:“颖颖回来了?”

    颖颖一点防备都没有,见魏先娃这样吓了一跳,都忘了回话了,只是愣愣地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魏先娃也觉得尴尬,但她皮厚得很,还是又问了一句:“颖颖,放星期了?”

    郭连弟本来在车站等闺女呢,郭老四硬拉着去地里看他的西红柿苗儿去了,耽搁了一下,离得好远,就看到魏先娃凑在闺女身边。

    郭连弟吓得一身冷汗,唯恐女儿受了委屈,大声喊了一嗓子:“颖颖,爸爸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魏先娃见郭连弟这样防备她,嘴里嘟囔了一句什么,表情讪讪地道别,急匆匆地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王长贵夫妇都知道颖颖在郭家人中间的地位,那可是一口唾沫一颗钉,连父母都要听闺女的话,郭九江也轻易不会违拗她的意思。。

    魏先娃这是想让男人去求颖颖。

    王长贵没有老婆脸皮厚,虽然知道这是唯一的一次机会,却还是忍不住在屋里转圈儿,放不下脸皮啊。

    王跃进恨不能把老爹绑架出门,被王长贵好一顿臭骂。

    大概是骂儿子调动了情绪,王长贵带着儿子出了门。

    王长贵鼓起勇气敲门,郭连弟走来,一看是他,脸色立刻就黑了下来,阻挠搬迁的仇恨且不论,委屈他可以,魏先娃在地里无端寻衅,骂女儿和老婆,这事情不能轻易算了。

    见自己被拦在了大门外,王长贵的脸一下子就红了:“连弟,以前的事情是我不对,你大人大量,别和我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王长贵自认为算是郭镇的体面人了,这样给郭连弟说好话,已经是尽了最大努力。

    无奈郭连弟根本不认账:“我不计较你,咱一个粗爷们,就是被人吐到脸上,那也少不了一根头发,谁要自己没本事呢?只是,你不该纵容你老婆欺负我闺女和她妈,这个事儿不能算了。”

    王长贵惊诧地瞪大眼睛,一时想不通是郭连弟故意推诿,还是真的要为老婆女儿出气儿。

    王跃进急忙从爸爸身后站出来:“郭叔叔,那些都是我妈的不是,她是个糊涂女人,我爸爸也经常说她,你就别和她一般见识了。”

    郭连弟嘴角微微动了一下,脸上的表情满是讥讽——王跃进可真行啊,当着人面说自己的妈不好。

    这种自贬的话,王长贵可以说,王跃进不可以,他是小辈啊,父不言子之德,子不言父之过,怎么能在外人面前,这样随便指责父母不是呢?

    王长贵看明白了郭连弟表情里蕴含的意义,脸上一阵发热。

    郭九江听到外面声音,已经匆匆出来站在家门口,也看得这一幕了。

    郭连弟还只是微微有不屑之意,郭九江早就呵呵笑起来。

    子不教父之过,老婆不行也就罢了,儿子居然也上不了台面,这人可真丢大发了。

    王长贵回头狠狠瞪了儿子一眼,反正已经丢了人,他若是就这样狼狈而归,不还是没有菜秧吗?

    罢了,只要能挣钱,腰杆儿就能直起来,他在心里掂量了一下,咬着牙,继续低三下四地说软话:“他郭叔,咳咳,我没你有福气啊,娶了个不着调的老婆,儿子也跟着她妈没出息,你也看到了,就别和她们女人家一般见识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郭连弟心软面软,最受不了有人央求,当年,土改工作队本来要他当杨家圪崂的农会长呢,就是杨社民在他面前不断说好话央求,郭连弟这才把他推荐上去,没想到养了一头白眼狼。

    郭九江看出郭连弟要放水,连忙接过话茬:“王长贵,既然你知道你老婆不着调,怎么也得管着点吧?既然你让她把人得罪了,就得让她来赔礼道歉呀,解铃还得系铃人,你不可以越殂代疱,大包大揽。”

    郭九江一插话,郭连弟又想起女儿和老婆的委屈来,频频点头,他自己怎么委屈都可以,宝贝女儿被人折辱,那种事情不能说算了就算了。

    王长贵气得要死,但却立刻抓住了郭九江话语里的契机:“他七叔,我这就让老婆来,给你家闺女道个歉,她就一个粗人,不会说话,你也劝劝颖颖,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郭连弟最不善于说拒绝的话,有些后悔自己心软,他看着王长贵带着儿子走了,心里却掂量开了,或许这样也好,魏先娃来给给老婆和女儿赔情道歉,好歹挫一挫她的面子,今后再要在自家人面前寻衅,总是得思量一番,肯定不敢跟以前那样,想说什么就说什么。

    郭九江死活不答应卖给王长贵菜秧,有很大的成分,就是为了给七哥出气的,若是郭连弟他们都原谅了,答应卖王长贵秧苗,自己也不会揪着不放,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谁知道哪一回王长贵又占了上风,他郭九江得求人家呢?

    郭九江能混得好,就是会做人,既不能让人小瞧了,也不会把人得罪到底。

    香奶奶的家也在这条巷子里住,叶子和丈夫收摊,推着板车回来,看到王长贵低三下四地和郭连弟说话,觉得特别解气,他俩干脆停下来,坐在一边瞧热闹,红云带着小儿子,磨磨蹭蹭走过来,叶子把一个没有卖掉的烤红薯给了侄子,郭文斌接过来,高高兴兴吃起来。

    王长贵带着老婆和儿子,重返郭连弟家门口,已经有十几个郭家人站在附近等着看热闹了,他气得脸上肌肉抽搐,可没一点办法——本来这里就是郭家人聚居的地方,他们多数都站在自己家门口,他能说什么?

    “他七叔,我老婆也知道自己错了,愿意给她婶子赔情道歉,你看,是不是进屋说呢?”

    叶子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?她接了一句:“七哥,七嫂和颖颖侄女被人骂的时候,是不是在屋里,别人听不见,也不知道呢?”

    王长贵噎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魏先娃倒是很光棍,她本来就没心没肺,脸皮厚得如城墙,王长贵做队长,也没少得罪人,遇到事情开不了交,常常是她去打前锋,骂人哭闹下跪求饶,什么招儿没用过?

    只要郭连弟答应卖给她儿子菜秧,能让他儿子尽快赚钱,补上建棚的几千块钱,她要不要脸无所谓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动。